贊贊小屋

軼聞(2)(完):還願

台灣台南南鯤鯓代天府發財金

「沒有了,都被你吃完了。」子英坦白說。

「都沒有了?我肚子還沒填飽。」紅衣人臉上的肌肉扭曲。

「叔叔身上有錢嗎?」子英好奇問。

「沒有,我身上甚麼都沒有。」紅衣人掏了一下自己口袋。

「那就沒辦法啦,除非爸給我錢,不然買不到乖乖。」子英撇嘴。

紅衣人突然一把抓住子英的肩膀,子英痛的哇一聲,原本在旁邊等的有點不耐煩的子昂,見狀正要衝上前去,但是來不及了。紅衣人揪住一把洋䓤一樣揪住子英,健步如飛往公園裡面狂奔。

「子英!子英!」子昂在後面邊追邊大聲呼叫,當時所有人都在廟裡拜財爺了,炎熱的夏天,公園裡沒有其它人,子昂摔了一交,再爬起來一看,紅衣人和子英已經不見蹤影。剛才快走到停車場的三個姐妹回過頭,看見子昂焦急的樣子,連忙跑回來。

「怎麼了,發生甚麼事,怎麼會摔交了呢?」大姐問。

「子英……子英……他被紅衣叔叔抓走了。」子昂氣急敗壞地說。

「被抓走了?」大姐問,臉上滿是疑惑。

「是的,剛才不是有個紅衣人在地上嗎,子英拿了一些乖乖給叔叔吃,叔叔吃完之後還要,子英沒有了,叔叔就把子英給抓走了。」子昂筆手划腳說完,喘了幾口氣。

「紅衣叔叔?沒有呀,這麼熱,公園裡面甚麼人也沒有,剛才不就只有我們一路一起走過來嗎?」大姐瞪大眼睛看著子昂。

「咦,就在這裡,紅衣叔叔不是就躺在這個垃圾桶前面?」子昂指著路邊的垃圾桶,信誓旦旦地說。

「我看你是熱昏頭了吧!」大姐狠狠敲一下子昂的頭,子昂痛的哇一聲。

「姐,別敲子昂的頭啦,重點是,子英到跑哪去了?」小妹四下張望,拉拉大姐的衣袖。

「這……」大姐跟著小妹的方向也望了一圈,眼神又回到子昂身上。

「子英不見啦,趕快去跟爸爸他們說,把子英找回來!」子昂大聲喊叫。

「嗯,得趕快跟父媽們說這件事。」大姐點頭表示同意。

廟裡面人聲頂沸,大人們忙著排隊取號、填寫發財金借支、燒香擲䒝。一群孩子慌慌張張跑進去,東找找、西找找,到處搜尋他們父母的人影。

「爸爸,不好了,不好了……」子昂拉著他爸爸阿旭的衣袖,氣喘不已。

阿旭此時正跪在墊子上,閉著眼睛,專注地向財神爺祈禱,嘴唇念念有詞,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。

「爸,子英不見了,被叔叔抓走了!」子昂用力扯著阿旭的手臂。

「被叔叔抓走了?」阿旭終於張開眼睛,看見子昂慌張的模樣,原來有點不耐的表情迅速轉換成驚訝。

「被抓走被抓走了被抓走了!」子昂氣急敗壞,一再重覆這句話。

「別急別急,把話說清楚,你們一群兄弟姐妹不是一起在公園玩嗎,怎麼會讓弟弟被抓走了?」在一旁的麗娟聽說自己兒子被抓走了,焦急地插進來。

阿旭和麗娟把子昂帶到廟門口的長椅上,此時原本也聚集在門口的伯伯一家人,見狀也靠了過來。

大伙聽完子昂的敍述之後,決定先回到現場再說,一群人顧不得燒香拜佛,行色匆匆往公園方向急速前進。

「子昂口中的那個紅衣叔叔,我怎麼感覺有點耳熟……,好像……在哪裡有聽過?」途中,麗娟說出自己心中的疑惑。

「身形健狀像小伙子、滿臉皺折像老頭子、穿著古代漢的大紅彩衣……」阿旭覆述子昂對於紅衣叔叔的描述,若有所思望了麗娟一眼。

子昂聽到父母的對話,不解看著他們。在旁邊緊緊跟上的伯父一家人,伯父伯母聽見了阿旭和麗娟的對話,臉上一副在搜索回憶的神情。

一群人趕了二十分鐘的路程,終於趕到公園裡面,子昂口中案發現場。

「怎麼有這個!」子昂驚訝叫了出來。

「就在這個廟口前面,子英……子英被抓走了嗎?」阿旭問子昂,聲音顫抖。

「這個廟……這個廟,是阿爸口中的想要還願的廟嗎?」麗娟突然想到甚麼,話一說完神情慌張看著阿旭和伯伯。

原來,在阿旭的父親是個創業有成的企業家。在他臨終前,病床上焉焉一息囑託阿旭他們,自己當初剛開始創業不太順利,資金週轉不過來,到南鯤鯓拜拜,遇到一位好心的紅衣老納,給了他一包紅包,他後來就是靠這個紅包將事業救了起來,而且蒸蒸日上,發展的越來越好。

阿旭記憶中每年過年祖父都會帶兒女們到南鯤鯓,小時候一直都以為,這只是南部人一貫虔誠的習俗罷了。直到祖父臨終前,他和麗娟還有當時也在場的伯父母,在病床旁聽了祖父的話,才瞭解背後有這麼一層故事。過世前的祖父叮囑他們,每年要到南鯤鯓拜拜,而且祖父連說了好幾次,再三強調如果有遇到一位穿紅衣老人,一定要代替祖父好好謝謝他。

現在,祖父過世後他們第一次來南鯤鯓拜拜。據孩子們的說法,子英在公園這裡被紅衣叔叔抓走了,而原來空無一物的地方,多了一間小廟,仔細看小廟裡面,一尊神像,身形壯碩,臉上布滿皺紋,身穿一件古代大紅禮服,旁邊,還有一尊小侍童,大的那一尊紅色佛像看起老舊,小的那一尊侍童像看起來卻非常的新。

儘管小侍童像臉上的神情模糊不清,但他身上穿的衣服,跟子英今天穿的衣服一樣是藍色的。

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,网站备案编号:苏ICP备140513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