藍色蜘蛛網(2)(完):飛蚊症




神隱少女(千與千尋)中的無臉男

第一次遇到無臉男的那天晚上,出於一個正常人遇到鬼的反應,我嚇得瑟縮在床邊,雙手捂著臉,用可能會震破玻璃的高分貝尖叫了幾聲,然後小心翼翼地,放開雙手,偷偷窺視衣櫃的方向。

無臉男仍然站在那裡,一動也不動,戴著面具,頭低低的,沒發出任何聲音。

窗外仍然下著雨。

「怎麼啦?怎麼啦?叫這麼大聲!」媽媽慌慌張張跑進來問。

我馬上飛奔到媽媽懷裡,哭著說道:「媽,有個人跑進來……」

「在哪?」媽媽摸摸我的頭,四處張望。

「就在哪裡呀!」我頭埋在媽媽懷裡,指著衣櫃方向。

「在哪?」媽媽語氣充滿疑惑。

我轉過頭來,奇怪的事發生了,無臉男不見了。

窗戶依然緊閉,被雨水淋濕的玻璃映照我們母女倆的身影。

就只有我們兩個。

「怎麼會有人跑進來呢?,你是不是作惡夢啦?」媽媽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。

剛剛我明明看到了,可是現在,房間裡面除了媽媽跟我,再也沒有其它人,我瞪大眼睛,啞口無言:「怎麼會這樣?」

媽媽打了個哈欠,語氣平淡問道:「你看到甚麼了?」

我一五一十把事情的經過,從半夜醒的電冰箱到回到房間打開窗戶,簡單扼要說了一遍,重點形容無臉男的詭異造型。

「你看到鬼了。」媽聽完之後,下了個簡單的結論。

我沒辦法反駁,房間裡面有圖有真相,連我自己,都懷疑是夢到鬼了。

媽媽見我無語,笑笑地拍拍我的頭,表示安慰,回到她的房間去。

扣一聲,門關上,房間裡面,只剩我一個人,我緊張兮兮左看右看,沒發現其它鬼影子,鬆了一口氣,坐到床邊上,喝一口水。

「唉~~」

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,無臉男又出現在衣櫃旁邊。

沒有任何動靜,只是靜靜站在那裡。

這次我第一反應不是害怕,而是火了:「少在那裡裝神弄鬼!」拿起桌子上的教科書,一把往無臉男的方向扔。但無臉男就跟空氣一樣,教科書只是穿過無臉男的黑長袍,消失不見了,只有書本打在牆上的聲音,然後掉下來。

聽到丟教科書的聲音,媽媽趕了過來:「沒事吧?又怎麼啦?」

「它又出現了,討厭的鬼!」我指著衣櫃的方向。

「哪?在嗎?」媽媽看著衣櫃的角落,一臉疑惑。

「你沒看到?」

「沒有。」

我不可置信地瞪著媽媽,媽媽的表情很正常,然後我再看了一眼無臉男,無臉男本來就沒有表情,只有白色的面具,三個洞,露出看不到樣子的眼睛跟嘴巴。

雖然媽媽看不見無臉男,但是有媽媽在,我總是比較安心,膽子大了點,我走到衣櫃角落,一步一步慢慢走,把教科書撿起來,當然,我的肩膀穿過了無臉長的黑長袍,就跟剛才丟過去的教科書一樣。

媽媽又打了哈欠,有點生氣的說:「三更半夜,不好好看書就算了,還惱羞成怒丟書本。」

我悶著嘴,瞪著無臉男。於是媽媽開始訓話,從自己辛苦工作回來,不能睡個好覺,到吵醒了鄰居明天見面時怎麼跟別人交待等等,講了快五分鐘。等媽媽淊淊不絕講完了,不發一語的無臉男,乾乾脆脆應了一聲:

「唉~~」

我很仔細觀察媽媽,媽媽不但看不到無臉男,也聽不到無臉男的嘆息聲。

等媽媽回去之後,我也累了,不想再去管無臉男,反正他不犯我,我不犯他,我窩在棉被裡,蒙著頭。

想睡覺,但是睡不著,更不想攤開棉被,我完全不想確認無臉男到底還是在不在。

迷迷糊糊之中,我想到一件事。

高一時候,有一天我在太陽底下走路,發現空中飄浮著一隻透明的毛毛蟲,形狀很像生物課上的古生物:草履蟲。我看了很疑惑,往前走幾步路,那隻毛毛蟲維持跟我相同的距離,停留在空中相同的位置。我眨眼,那隻蟲從視野的下方再拋到前方空中。反覆眨了幾次眼,我確認那只蟲不是飄在外面,是在長在我的眼睛裡面。

後來我到圖書館查了些資料,知道這在醫學上叫「飛蚊症」,很多人都有這毛病。吃飯的時候,偶爾跟爸爸提到這件事,爸爸不感到驚訝和意外,因為他自己也是從小時候就看到「透明毛毛蟲」了。

爸爸也看得到,書上也這樣寫,我就安心了,從此與「透明毛毛蟲」共處,認定它會跟著我一輩子。

現在,這個無臉男會不會是另外一個「透明毛毛蟲」?也打算跟我跟一輩子?

明天,到圖書館查些資料,然後等星期天爸爸出差回來,找爸爸來看看這無臉男吧!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誌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