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城之戀(3):小白




上海新天地酒吧一條街

距離小黑和貝貝的台灣環島自由行,過了一個月。當初在高雄送貝貝回上海的時候,貝貝感謝小黑一路陪伴,幾次要小黑找時間抽空到上海走走,除了外灘和新天地這些大家都說得出口的觀光景點,貝貝有很多本地人常去的好地方可以帶小黑看看,譬如說,與其排好久的隊吃沒有特色的豫園小籠包,不如到真正老字號的萬壽齋嘗嘗。

小黑一直沒有忘記貝貝的邀約。那時候,小黑和貝貝七天相處下來,他對貝貝很有好感,總覺得跟貝貝是一見如故,根本是認識很久了,非常有默契,在一起不管做甚麼,都是開開心心的。

所謂的一見傾心,最多也就是如此!小黑當時這麼想。

曾經,小黑問貝貝甚麼星座的,貝貝回答雙魚。小黑是天蠍座的,他自己偷偷研究過,發現天蠍跟雙魚在愛情上是絕配,以中國古話來講:七世夫妻,於是他把星座當作是貝貝和他一見如故的理由。

小黑問貝貝星座之後,貝貝沒有反問小黑的星座,她似乎對這個不感興趣,只說她前三任男友都是天蠍座,算是怕了天蠍。聽了貝貝一番說法,聰明的小黑,沒有主動跟貝貝說過自己星座。

小黑家裡開的傢具公司在上海有辦事處,這次他從美國畢業回台,主要是依照父親意思,準備到上海開拓大陸市場。小黑之所以想跟貝貝一起環島,因為對貝貝有好感、因為想利用機會一起在台灣走走、更因為他之後要去上海打拼。因緣際會先認識一個上海也是件好事。

貝貝離開後,小黑回家跟著父親瞭解公司狀況,預計在高雄停留一個星期,之後就到上海,但剛好有歐洲客戶要來訪,父親要他利用機會觀摩學習,小黑因此在高雄又多待了三個星期。

小黑要到上海的前一個星期,弟弟小白從越南回台灣。

高中畢業之後,小黑到美國念書,後來又在美國念研究所。弟弟小白在台灣念大學,畢業後直接在家裡公司工作。去年一整年,小白在上海辦事處歷練過後,父親要小白到公司在越南的生產基地派駐。在父親的接班規劃裡面,台灣是財務資金調度的總部,由他自己統籌,弟弟小白在越南管生產,哥哥小黑在上海接訂單。

高雄鹽埕區,螺絲起子酒吧,吧台上坐著一對兄弟,一大壼的海尼根啤酒。

晚上十點多,星期二,酒吧客人不多。空氣中飄浮著淡藍色和鮮黃色燈光,龐克後搖滾的吉他噪音填補夜的空虛,牆上貼滿光復初期的黑白電影海報。

小黑臉色紅潤,將冰塊加到酒杯裡,抓起一把花生,往嘴裡送。

只要一喝酒,小黑臉上立刻紅通通的,他都戲稱這是保護色,相較之下,出社會較久的小白,酒量訓練過了,看起來跟沒喝酒一樣。

「在上海待過一年,再到越南,很不習慣吧?」小黑舉起杯子,跟小白乾杯。

「呵,爸爸的規劃也是對的,接觸業務之後,瞭解客人對產品都會有哪些要求,然後再管工廠生產,會比較知道重點在哪裡。」小白一飲而盡,咕,一口悶,酒直接灌進喉嚨不停留在嘴裡,顯然是有練過:「真羨慕你……以後一直待在上海了。」

「以後有機會,回來上海看看,到時候我是地陪囉!」小黑說完,放下喝到一半的酒杯,手輕微顫抖。

「不去了,上海是我的傷心地。」小白又倒了一杯酒。

「你在上海不是有個女朋友?」小黑在美國,聽說過這件事,但不是很清楚,這次終於有機會當面問問。

「那都是過去的事了,不提也罷。」小白舉起杯子敬小黑,也不等小黑拿起杯子,又喝一杯。

「我剛回來的第一個星期,不是跟你說有先跑去環島嗎?嘿嘿,其實是跟一個在機場遇到的上海女孩子一起去的。」小黑眼睛閃耀著光芒,藏不住的喜悅。

「嗯……」小白話沒說完,咚一聲趴在椅子上。

小黑結完帳,將小白扶起來,請酒吧幫忙叫計程車,兩兄弟回家,途中,喝醉了的小白一直喃喃自語,似乎是在叫個女孩子的名字。

隔天,喝過酒的小黑睡到中午才醒,怱忙中整理好行李,六點多趕到小港機場。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愛情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