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小屋

五角場(2):上海火車站

上海火車站

上海長途汽車站到了。

汽車站如同往常,都有幾個在等著下車的人,他們每次臉孔不同,但是每次都說同樣的話:買不買發票?要不要住宿?紀新白沒有一次理過他們,所以也沒有一次記住他們長相。

車站在地下一樓,樓梯上來是麥當勞,繞過麥當勞左轉,一條狹長彎曲的人行通道,途中有賣雞排的店、賣珍珠奶茶的店,兩家店都標榜來自台灣,同樣來自台灣的紀新白買過一次,吃完之後他的結論:兩家店如果真的來自台灣,那有可能是在台灣混不下去了,才會來到這裡。

狹長彎曲的人行通道走到路口,就可以看到上海火車站大大的招牌,走過馬路,火車站旁邊是一排一排等公交車長廊,中間那一排是817的停靠點,通常紀新白每次到那裡的時候,817公交車已經停在那裡等人上車。

紀新白上車,投兩塊錢,他喜歡坐倒數第二排的座位,因為座位上方有公交路線圖,方便他確認什麼時候該下車了,公交車開始行駛之後,他就會發短信給云:「我在817了。」云通常會回:「知道了,下車後打電話給我。」

無數個記不清的星期六晚上,紀新白從吳江到上海找云,無數個坐大巴到上海火車站再轉公交,紀新白一再重複那幾個步驟。

回憶很奇妙,以後每當紀新白想起云,他彷彿在腦海裡夢遊,在模糊的影子裡,紀新白又會再走過一遍上海火車站的那一段路程。

有一次紀新白公司聚餐,一桌子的同事他每個人都敬一杯,不常喝酒的他不喝醉才怪,所以吐了一地都是,最後被同事扛回宿舍。他進房後攤在筆電前面,雖然無力,意識還很清醒,筆電播放的音樂是陳奕迅的《好久不見》,這首歌反覆播放,紀新白一直反覆聆聽,最後他聽到淚流滿面:

我來到你的城市

走過你來時的路

想像著沒我的日子

你是怎樣的孤獨

也許因為喝醉酒,反覆聽這首歌的紀新白,心裡有種酒精浸泡出來的悲傷,他眼前上演一部實際上不存在的電影,場景是上海長途汽車站,那些賣發票的、那間麥當勞、那間鷄排店和珍珠奶茶店,都還在,然後身為主角的他出現,他再走過那一段相同的路,同樣不理會那些賣發票的、同樣買一次鷄排和珍珠奶茶,然後他再次坐上817公交車⋯⋯

熟悉到不行的畫面在眼前播放,只是這一次,是完全虛幻的一次,他沒有發短信給云,因為他知道,云不會在四平路國定路等他⋯⋯

那天晚上淚流滿面的紀新白,其實跟云還沒有分開,所以他擦乾眼淚到了星期六晚上,還是會見到云的。

後來,紀新白跟云永永遠遠的分開,不管他人在台灣、在廈門、在濟南,他還是喜歡聽這首歌,想到就是反覆反覆一遍一遍地聽,差別只在於:不用喝醉酒,他仍然可以聽到淚流滿面。

有一次,他專程從廈門坐飛機到上海,不為什麼,就只為了再走一次上海火車站。他喜歡走那一段路,不是因為可以見到云,他已經死心了,但是他想在那一段路上回味往日的溫暖,他在那裡等人,等從前那個滿心歡喜、要坐817公交車去找云的紀新白。

你會不會忽然的出現 在街角的咖啡店

我會帶著笑臉 回首寒喧 和你坐著聊聊天

我多麼想和你見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變

不再去說從前 只是寒喧

對你說一句 只是說一句

好久不見

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,网站备案编号:苏ICP备140513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