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小屋

五角場(3):見面

上海五角場

云撐著藍色大雨傘,站在百貨公司前的公交站台。

紀新白正要發短信給云,要跟云說他到了,剛拿起手機,遠遠看到云的身影,他笑著更改短信內容:「我看到你了。」

今天聽說上海有颱風接近,雖然沒狂風暴雨,但車外下雨,一片灰濛濛的,跟平常的上海不太一樣,紀新白坐在公交車內,透過玻璃窗看到云撐著傘在雨中等他,心裡一陣溫暖。

「這麼好,在這裡等我?」紀新白下車,笑著走向云,他才不理會這下雨天。

云撇了一下嘴說道:「嘖!要不是你這麼晚,我也不用在這裡等你。」嘴巴上雖然抱怨,云很快將傘移到兩個人上面,不想讓紀新白淋到雨。

她臉上那不置可否的表情,是紀新白心裡的經典,他輕輕摟住云,嘻嘻笑說:「就塞車唄,等很久了?」

云不讓紀新白摟她,用肩膀把紀新白小力撞開,嘟嘴說道:「一個小時了!」

紀新白聽了很樂,假裝看一下手表:「怎麼可能!剛才上公交車還發短信給你,你自己說準備出門了,那時候也才半個小時之前!」

云不想讓紀新白繼續追究,乾脆換個話題:「晚餐吃啥?」

「我想吃火鍋,路上車堵好久,肚子餓扁到不行。」紀新白說到這,終於流露出疲憊。

「這個月加薪,請你吃火鍋吧!」云頗為得意。

「哇!那我們趕快找個地方吃火鍋吧。」紀新白其實不是為云的加薪感到開心,他是為即將到來的火鍋大餐感到開心。

他們在雨中撐著一把大傘慢慢地走。

即使紀新白來五角場很多次了,他還是覺得五角場就是個開百貨公司不用錢的地方,走到哪都是百貨公司,永遠都在繞商場,永遠都不熟悉,所以每次要吃什麼東西,紀新白都是任由云帶領,反正跟著云走就對了,云總是會找到好吃的。

云是道道地地上海人,用他們話來講,就是上海土著。云從小在這楊浦區五角場長大,這一點,對於紀新白來說特別有意義:紀新白自從高中畢業,離開高雄到台北唸大學,後來畢業後當完兵,在台北工作三年,然後才來蘇州這裡工作,總共十幾年了,紀新白一直在外漂泊,很少回家,他常常覺得自己沒有根,現在他好不容易遇到云,每個星期他來上海五角場找云,云會在這裡等他,十幾年來的頭一次,他感覺自己找到根了,五角場是他的家,云是他的親人。

五角場顧名思義,是五條大馬路放射狀交會在一個廣場,公交車、地鐵都有經過這裡,整個廣場是個百貨公司叢林:萬達廣場、百聯又一城、大西洋百貨、巴黎春天百貨⋯⋯,沃爾瑪超市也有,另外還有IMAX電影院、上海歌城,是上海很繁華的一個地方。每個周末,紀新白跟云在這裡無所事事瞎逛:吃東西、看電影、買衣服、K歌、補充生活用品,或者是其實什麼也不做,就在這大迷宮裡一直繞一直走,走累了,找個長椅休息。

坐在長椅休息的時候,他們總是背靠背,云小睡一會,紀新白拿出背包裡的書來看,還是那一本:《高效人士的七個習慣》。

無數個星期天早上,紀新白跟云的友情、親情、愛情,停留在那個走累了靠著休息的長椅上。

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,网站备案编号:苏ICP备140513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