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明章《幸福進行曲》:酒店裡的《幸福進行曲》




吉他:

Key:A# Capo:3 Play:G

G Em Am D

因為妳 冬雪已化做春天的溪水 因為妳 雁行千里鬥陣來相隨

Bm Em C D G

咱的青春 是一段唱未完的歌詩 咱的未來 是寫佇日曆紙的愛妳

G Em G D

一個人 一支吉他 抱著希望 阮來到親切的台北城

G Em C D 遇到妳 是阮緣份 感謝上天對阮的安排

C D G G G D

妳講 妳要唱一首歌 幸福進行曲 這是阮為妳寫的一首歌

Am Em Am D Am C D G

日子隨風吹 一生只愛妳一個 春夏秋冬 阮沒妳怎樣過

陳明章現場演唱

介紹:

經營一個工廠,跟行走江湖一樣的險惡,每天都是刀光劍影,很多事情處理不完:出去搶訂單、品質出問題、交期有狀況、客戶來稽核、這個跟那個的一屁股事……

各種需要處理的事情,都跟客戶的臉色有關。客戶開心,事情好辦,客戶臭臉,事情難辦。

這時候,華人特有的關係文化,就很微妙。

關係怎麼維持?台資廠的客戶端,通常也是台資廠。所謂流浪到大陸,開心最重要!!所以找個雙方都可以放輕鬆的地方,好好談,大家交個朋友。一旦朋友這個交情確立,很多事情就是可大可小了。

這個可以放輕鬆的地方,是兩岸咖啡館嗎?是小肥羊火鍋店?還是台味十足的永和豆漿?

別開玩笑了好嗎,這個放輕鬆的地方,當然是酒店KTV,無誤!!可以喝酒、可以唱歌,還有小姐陪聊助興——根本是天時地利人和。

所以外派大陸的台幹,跑酒店卡啦OK一下,根本就是標準配備。

說到這個,同款人不同命,小弟我,一樣是外派大陸混口飯吃,但是酒店唱歌這檔事,跟我註定無緣。

因為我是做財務的,離客戶十萬八千里的距離,我只負責催款收錢。客戶如果付不出錢,想想,找客戶唱歌有什麼用嗎?

所以結論是:唱歌永遠都是屬於品保啦、業務啦、生產啦等部門的人,財務不用想了。

雖然如此,偶爾副總賞賜,我也跟過幾次團。跟團之後,才知道這種差事是福利,也是折磨。

四面八方每個人圍過來,每個人都要你的誠意,而所謂的誠意,就是呼乾啦!!然後坐在旁邊的小姐沒話聊,就會使出萬用的暖場殺手鐧:三個小骰子。

不用懷疑,這三個小骰子,也是要你呼乾啦的。

跟了幾次團,厠所無力了幾次,我終於可以體會,為什麼說男人交際會傷肝,一定要準備329許榮助保肝丸。

傷肝就傷肝吧,出來混就是要開開心心的,歌照唱。

酒店的小姐很專業,不管是四川來的、湖南來的,客人點台語歌,麥克風一拿起來,還唱得一點也不馬虎。

「你……一個四川人,怎麼會唱台語歌?」我質疑。

「聽你們唱久了,每天唱,我每天聽,你說我不會唱個兩句,我是白混了!」她晃了一下手中的麥克風,講完準備繼續唱。

「……」,倒也是有道理,我問了蠢問題。

不過小姐會唱的,大多是針線情、傷心酒店這些KTV台語熱門榜。我呢,每次跟團必點一首台語歌,這首歌,打敗所有的小姐了,她們都不會唱,很多台幹聽我唱,也都是第一次聽這首歌。

她們/他們一致給我按讚!

但我喜歡這首歌,並不是因為酒店的小姐不會唱,是因為它是我大學社團的社歌!

戀戀風塵(陳明章配樂)

我每次唱這首歌,就會想起我大學所參加的台灣文學社。那時候,我們還有請陳明章來社課演唱,等於就是個小型的個唱。

我們的社團,是小眾裡的小眾,都是老人在硬撐,新學期招新生,都招不到對台灣文學有熱血有抱負的青年。所以我們的社課,通常是在冷清中開始和結束。

只有一次,社課大爆滿,人多到要去別的教室搬椅子來擠。哇靠,我們社團出運了嗎?

這唯一的一次,就是陳明章短褲涼鞋、帶著一把吉他來到我們台大。

那一天晚上,我們大家很安靜的聽陳明章老師唱歌。在最後的時候,陳明章唱這首幸福進行曲,不像林強的版本,沒有其他樂器的聲音,純粹吉他自彈自唱,吉他在陳明章的手中,像是跟了這位感情豐富的民謠歌人多年的忠實朋友,恰到好處的襯託出陳明章溫暖沙啞的歌聲。

那個晚上,民謠之夜。在那天晚上之後,我們社團每次有聚會,最後總是喜歡一起清唱這首幸福進行曲,我們封它為社歌。

然後,好幾年之後,我在大陸的酒店,也喜歡唱這首歌。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閩南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