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大佑《戀曲1990》:搖滾詩人的抒情小品




吉他譜:

Key:E Capo:4 Play:C

C Dm G C

烏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臉 怎麼也難忘記你容顏的轉變

輕飄飄的舊時光就這麼溜走 轉頭回去看看時已匆匆數年

蒼茫茫的天涯路是你的飄泊 尋尋覓覓長相守是我的腳步

黑漆漆的孤枕邊是你的溫柔 醒來時的清晨裡是我的哀愁

C Am Em Am Dm G C G Am Em F Dm G

或許明日太陽西下倦鳥已歸時 你將已經踏上舊時的歸途

人生難得再次尋覓相知的伴侶 生命終究難捨藍藍的白雲天

C Dm G C

轟隆隆的雷雨聲在我的窗前 怎麼也難忘記你離去的轉變

孤單單的身影後寂寥的心情 永遠無怨的是我的雙眼

感想:

羅大佑花六年時間,琢磨出個人首張作品

流行音樂,必然有其商業性的一面,應該說所有的文化商品,一旦端上擡面,便是接受無法預知的檢驗,標準只有一個:是否流行。

有些歌手是天生的流行,例如鄧麗君,例如王菲;有些創作者,一直徘徊在所謂主流的邊緣,並非說他們的作品不好,只是他們創作的核心概念,原本就沒有把流行因子考慮在裡面,例如《濁水溪公社》、例如《瓢蟲》;也有些少之又少的音樂人,才華彷彿是一種天賦,他們寫出來唱出來的歌曲,輕鬆越過了流行門檻,同時,同時又難能可貴地,保留自己獨樹一幟的調調,例如李宗盛、例如黃舒駿。

例如羅大佑。

所有熱愛音樂的創作者,都在西方搖滾樂中壯大心靈,而西方搖滾之所以撼動人心,絶對不僅僅是厚重大鼓和狂囂電吉他,而是在音樂之中,有一股貫穿時代的力量。在台灣流行音樂史上,羅大佑代表的,便是搖滾樂所必須要有的叛逆精神。

勢必得提《之乎者也》。70年代結束,民歌運動走到末期,所謂「唱自己的歌」,不該再侷限在擺脫西洋歌曲的翻唱,80年代初期,戒嚴尚未鬆綁,可是商業經濟的蓬勃發展,已悄悄改變社會面貌和人心。於是在這個時候,羅大佑花六年時間,琢磨出個人首張作品,還跟父親借了點錢,自費送到日本完成demo帶,在台灣各主流唱片公司四處碰壁之後,終於找到了剛成立的滾石唱片。然後,我們有了一間劃破歷史的唱片公司,發行了一張屬於叛逆年代的音樂專輯。

必須老實說,雖然欣賞過《鹿港小鎮》和《童年》,我並沒有仔細聽完黑色羅大佑《知乎也者》每一首歌,對於這位如雷貫耳的音樂人,我選擇情歌選輯《告別的年代》作為入門。不過在這裡,我還是很隆重地想引述《之乎也者》的專輯文案,一方面,是懷念那個到唱片行逛逛,看封面文案挑選音樂CD的年代,另方面更為重要,是致敬這張音樂作品及其創作者:

「這一趟音樂的路,走得好辛苦。在東方與西方、傳統與現代、嚴肅與通俗間,我幾乎是一路跌跌撞撞摸索過來的。因為前面沒有足跡可尋。而現在,我想果實已經在成長了。因此,請開啓你通向心靈的耳朵——至少這裡沒有不痛不癢的歌。假如不喜歡的話 ,請回到他們的歌聲裡,因為這中間沒有妥協。」

從《之乎也者》跳到《告別的年代》,再從《告別的年代》走進《戀曲1990》

繞了一大圈,從《之乎也者》跳到《告別的年代》,再從《告別的年代》走進《戀曲1990》。想當年,想說家裡CD這張多,總該收藏那麼一張羅大佑,於是興沖沖跑到玫瑰唱片,想帶張戴墨鏡的回家。在那裡看來看去,CD放回去再抽出來,我最終錯過了黑色羅大佑,選中《告別的年代》,雖然它色彩誇張(其實也不誇張,只是非常非常地亮晶晶,家裡CD櫃有的,應該都知道我在說什麼!)。

花三百多塊買《告別的年代》,原因很簡單,專輯裡第五首歌,是印象中從小朗朗上口的《戀曲1990》。

羅大佑自己也說了,《童年》唱了30年,張艾嘉唱,劉文任唱,他也唱,卻是他超過200首歌曲中最不賺錢的,而光是《戀曲1990》一首歌,從卡拉OK的版稅、演唱會、電影到廣告,羅大佑保守估計至少賺了台幣一千萬元。

這就是文章一開始所說,少數幸運的音樂人,輕輕鬆鬆,一腳跨越了流行音樂的門檻。搖滾詩人拿起吉他啍啍唱唱,一首傳奇的抒情小品於焉誔生。搖滾樂有時候會和時代猛力碰撞,當然也會有小情小愛的時候。我聽搖滾樂,特別偏愛搖滾樂裡的小情歌,像槍與玫瑰的《November Rain》、像鮑布狄倫的《Lay Lady Lay》、像羅大佑的《戀曲1990》,骨子裡,終究還是芭樂情歌最流行,如果是來自搖滾,那就更加迷人。

文章最後,有則新聞不得不提。台灣人到南非旅行,司機知道是台灣來的,馬上啍啍唱唱,問台灣旅客是否聽過,因為這位黑人,找了這首歌二十年了,而當台灣旅客在手機Youtube播放羅大佑的《戀曲1990》,黑人司機激動落淚:「Yes!Yes!this is my mother’s song!」

原來,黑人司機小時候住剛果,他媽媽常常帶去某間華人商店,華人老闆給了他們這首歌的音樂卡帶,他們每天聽每天聽,後來搬到南非,卡帶遺失,母親過世,每當他起來母親,便會啍唱這首歌。為了瞭解這首聽不懂的歌,黑人司機一度重回剛果,只是那間華人商店早已闗閉,他只能每次在南非載到華人乘客,便啍唱這首歌的旋律,看能不能碰上奇蹟。

這是蘋果日報的真人真事,沒想到一首台灣流行歌,能讓一位南非黑人司機念念不忘二十年。其實,這則新聞一點也不新奇,因為在每個人心中,一定都有那麼幾首歌,具有同樣神奇的力量。

一首台灣流行歌讓南非黑人司機念念不忘二十年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吉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