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小屋

蘇州高新區《大河山飯店》:環境清幽的用餐選擇

大河山飯店

出門在外,在什麼地方用餐,取決於交通工具,更取決於和你一起用餐的人(如果有的話)。

當我還住公司宿舍,不愁吃飯,即便到周末、哪怕是黃金假期如五一、十一, 一年365天宿舍阿姨都會「傳便便」,時間到了很簡單,從三樓走到一樓,一整桌飯菜就在那裡等你,服裝不拘,拖鞋也行。

只是,人心很微妙。當時我,把周末待在宿舍吃飯,看作很不光彩的一件事。因為公司包吃包住,從相反角度來說,一切都是公司賜予,沒有了公司這個殼,在這塊土地便待不下,必須打包走人,實質上是隨時處於被遣返回台的陰影中。我第一次外派大陸,對於所謂的「包吃包住」便有所體會,後來感想是:自己在大陸沒有根,隨便一個風吹草動,就等著被吹回台灣。

所以外派的福利再怎麼好,裡面帶著刺。

平時因為工作,必須宿舍搭伙,合情合理,可是到了周末,即使多花錢多花時間,我也要遠離宿舍。

如果有約,會選在一個熱鬧地方吃飯,例如新區泉屋、姑蘇區石路、或者例如園區圓融。這些地方,都是一個小而俱全的娛樂城,交通便利,吃完飯逛街、買東西看電影之類的很順手。

蘇州高新區的馬潤別墅區

如果沒約,我一般到石路,工廠出門坐公交直達,那邊是綜合發展的大商圈,便利性十足。雖然說,坐公交也要四十分車程,而且到了石路,我充其量也只是一個人在自助餐廳吃飯,但是再怎麼寒磣,至少心理舒坦,比窩在宿舍吃飯強。

不想讓公司包吃包住,並不是嫌棄,是一個反作用心理,正是這種微妙心理,驅使我心中有抱負,一直向著那個目標走。

念茲在茲三年後,我每天在蘇州通勤上下班,平常我只吃中飯不吃晚飯,到了周末,公司規定是下午三點下班,我連中飯也不吃啦,其他同事好奇問我,我都回說是準備晚上吃大餐,其實不然,是三點多回到家,媽媽已經準好飯在等我了。

依照過來人經驗,深深覺得如果早立下志向,遙想當年,畢業後於台北事務所工作,全力打拼,「低配」一點,「吃住」自己解決這個目標並非遙不可及。從中我領悟到一個道理:「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」,《論語》這句老話很貼切,每個人最重要是找到自己的本,有了這個可長可久的本,才會力量和資源集中,實現原本看似不可能的任務。

嚴重跑題了,回歸主題,談談蘇州高新區《大河山飯店》。

以平原為主的上海昆山蘇州華中一帶,蘇州高新區接近太湖的地方,有幾座小山,其中最靠近工廠的,是白馬澗小山丘,在山腳下,除了清幽靜雅的別墅洋房小區,還有著一間叫《大河山飯店》的餐館。

大飯店用餐,小飯館消費

如果不是在附近工作的老婆介紹,不會知道這間餐館,如果不是我們有車自駕方便,不會來到這邊吃飯。公交路線沒經過這個偏僻地方,大陸出租車雖然便宜,卻一點也不划算,因為那裡除了別墅和飯店,其它沒了,一來一回,折騰了時間和金錢。除此之外,大飯店顧名思義,是舉辦婚宴、滿月酒、喬遷宴的場地,比一般餐廳更具規模,一個人吃,比一個人去海底撈火鍋還怪,如果不是有伴,絶對不會到《大河山飯店》。

然而,很多事情正反兩面,是優點的,翻轉過來是缺點,原本缺點的,不同角度燈光一照,變成優點。例如包吃包住、例如大河山飯店。

如果人在新區,如果自己有車,我蠻推薦到《大河山飯店》。這裡環境清幽,不是任何商圈裡的小商店,不用怕在地下車庫繞了幾圈還找不到車位,不用電腦取票當然也不用抽號排隊。吃的部份,這裡沒有特色烤魚、沒有山寨魚頭王,每道料理都是稀疏平常的江浙菜,我和老婆吃了幾次,每次點的菜不盡相同,但每次有驚喜,沒有一次失望,重點是,大飯店用餐,小飯館消費!

多說無益,曬最近一次帳單供參考:香酥旁皮魚(28元)、乾煎小黃魚(16元)、鐵板日本豆腐(18元)、乾鍋手撕包菜(18元)、大碗米飯(兩人份有剩)(5元),兩人一餐總共85元。

如果人在蘇州,中環西線已經開通一陣子了,高架華山路口下,沒多遠,如果沒車,會計師來查帳剛好請公司派車一起去,或者,自己約人打的去,吃完飯走幾步路,實地體驗「串起蘇州西部真山真水」的有軌電車一號線。

香酥旁皮魚(28元)、乾煎小黃魚(16元)、鐵板日本豆腐(18元)、乾鍋手撕包菜(18元)

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,网站备案编号:苏ICP备140513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