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蘇州書店地圖(上):新華書店到鳳凰書城




上海書城

我的第一家大陸書店,是《上海書城》。當時剛畢業,事務所一年級的小朋友,到昆山出差查一家台資廠,周末,查帳小組一起到上海逛。我那時候很喜歡紙本書,喜歡看喜歡買,提議想看看大陸的書店。當地已經派駐德勤的同事,便帶我到號稱是上海最大的書店。

《上海書城》確實壯觀,整棟大樓都在賣書,其中一小區塊是文化相關的影音產品。那時我身上還有股菜逼巴的文青味,當場入手兩本古書、一張古典樂CD,臉上很開心,因為書跟CD都是白菜價。簡體字對我而言沒有困難,早在大學時候,學校門口對面有一兩家簡體書店,我順手淘了一本簡繁對照表小冊子,一次、兩次、查過幾次,發現跟英語動詞一樣,除了少數幾個字「不規則變化」,大部份的繁轉簡有脈絡可循,於是通了。

幾年後長駐蘇州,我與時俱進,反正都要外派兩地跑,把家中那些厚重的紙本書庫存賤賣出清殆盡。因為大資訊時代翻了幾頁,西方谷歌大神和東方百度一下,有太多取之不盡的知識寶,一個神奇的芝麻開門搜索框,勝過好幾間大學圖書館和實體書店,何必再帶著書跑。

一來是網上有書看,再者是我迷上寫作,自我期許看別人書,不如自己寫,因為咀嚼出來的文字省思,遠比生吞下去的書卷頁有價值。在蘇州早期,去過幾次大陸各地都有的《新華書店》(位於蘇州觀前街),後來逐漸不再買書看書,唯一需要書本的場合,只剩下考試。

在大陸待久了,一定能體會到是淘寶無所不在、無所不能,不過即使如此,依照當地人建議:電器上京東,買書找當當,所以我考了兩次試,一次會計上崗證、一次日語N5檢定,教科書都是當當網寄來的。《2014江蘇省會計從業資格考試專用教材》、《新日本語能力考試(紅寶書和藍寶書)》,就這幾本三年來唯一買過的書,助我攻下毫不起眼、但卻貨真價實的入門證照。

鳯凰蘇州書城

Nokia的磚頭機終於摔壞,蘋果的iPhone步下神壇,小米手機奇蹟般地輕盈雀起,時代在逼進,科技不但改變買書方式、也改變閱讀習慣。從小到大,左營的高文堂圖書店、卓越文化書城,高雄的金石堂、青年書局,台北的Page One、敦南誠品,實體書店的模樣和曾經的文化意涵,必須與時俱進。

我仍然不再買書看書,都忘記觀前街《新華書店》長啥樣了,可是和老婆交往之後,去過好幾次園區的鳳凰書城。

不是去買書,也不是在那看書,純粹去那邊走走,逛逛,約會。

作為約會場所,不能太功利,不是跑進去找到《盜墓筆記》就結帳離開,不能太擁擠,書櫃盡頭只有另一排的書櫃,不能太狹窄,最好是空間寬敞有如廣場。這些條件,賣衣服的優衣庫滿足,賣雜物的無印良品滿足,在蘇州各個商圈的百貨公司,不難找到優衣庫和無印良品,可是,要找到像《鳳凰書城》那樣可以逛得很舒服的書店,依我個人經驗是沒有。

蘇州鳳凰廣場是個大型購物,在地鐵一號線「星海廣場」站旁邊,鳳凰書城位於其中三到五樓,每一層面積感覺不輸敦南誠品。於佈局上,鳳凰書城和敦南誠品的風格截然不同,敦南誠品走日式和室路線,深原木色系,雖然走道說實在說偏窄,但每一步每一個角落,都可以溫暖地或靠或坐,空間飽足感很夠,如同江南園林般的精緻;鳳凰書城走大學圖書館路線,純淨白色系,寛敞明亮通透,一落一落的書架雖然很緊密地挨著,但隨手拿起一本喜歡的書,走到旁邊便有十米長桌或閱讀小屋,空間感非常高大上,如同京城皇苑般的氣派。

作為購物中心,鳳凰廣場除了核心亮點書城,餐館茶點當然必不可少,並且還配備一個幸福藍海影城,此外,由於強調親子休閒場所,也常常看到一些很適合小孩子的文教展覽活動。最後,廣場內新開一家鳳凰自營的《自在複合書店》,走精緻小品路線,店內裝飾極具文藝氣息,所陳列書種是標榜中外港台圖書及雜誌。

如果主打外文圖書還不夠看,《自在複合書店》是蘇州唯一的24小時營業書店,雖然只有在周末節假日才是7-11,不像敦南誠品是每天,可是一座城市有個24小時書店,代表文化底蘊和水平,已經到達了某個高度。

蘇州自在複合書店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