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小屋

《魔戒首部曲:魔戒現身》從哈比人說起(指環王)

For the time will soon come…when Hobbits will shape the fortunes of all.

「For the time will soon come…when Hobbits will shape the fortunes of all.」-《The Lord of the Rings》

眾所皆知,電影《魔戒》源自於托爾金同名小說,有句話極其機智地形容此部小說的偉大:從五零年代問世以來,世界剩下兩種人,讀過《魔戒》的,和即將要讀的人。我從中學開始,經常到圖書館借閱世界經典文學,喜歡讀書,可是坦白說,我在世界上屬於第二種人,在進電影院之前,我渾然不知什麼叫「中土世界」。

2001年到2003年,我在台北念大學,那時候寒假回到高雄,過年期間唯一的一件真正大事,便是和哥哥媽媽一家人,寒夜中兩台摩托車,奔往市區看午夜場電影:《魔戒首部曲:魔戒現身》、《魔戒二部曲:雙城奇謀》、《魔戒三部曲:王者再臨》。該怎麼形容那三年的「魔戒效應」?那是一種相當令人懷念的篤定,春節大家都喜歡到電影院坐坐,可是到底看哪部電影,各人偏好不同、想法不同,很容易就造成了遺憾,然而在那段期間,過年一起去看《魔戒》,是毋須爭論的首選,甚至是必須為之的默契。

多年後再回想這部世紀鉅作,印象最深刻的,可能是嘆為觀止的自然景觀,亦或是令人屏息的奇幻征戰。不過,如果稍加提起,應該所有觀眾都會記得,電影一開始,是夏爾平靜恬淡的田園風光。比爾博巴金斯111歲生日,手握著歐洲中世紀特有的鵝毛筆,蘸墨水瓶,於羊皮紙上,正思索該如何下筆,書寫哈比人故事的第一頁。

This is it. If I take one more step, it'll be the farthest away from home I've ever been.

「This is it. If I take one more step, it’ll be the farthest away from home I’ve ever been.」-Samwise Gamgee

每部史詩作品,無論後續情節是如何地壯闊,總有個相對較為平淡的序幕。《魔戒》這部世所矚目的奇幻文學電影,首先呈現於觀眾眼前的,是不諳任何武術、不會施展魔法、巴金斯筆下「甘於被忽略且事實上為世人所忽略」的哈比人。

還記得當年在電影院剛走進中土世界,對於那些長相如同人類、卻有著侏儒般怪異身材的哈比人,心中滿滿問號:為何有必要哈比人?為何魔戒持有者是佛羅多?如今再重溫電影,看到剛開始熟悉的夏爾,那是系列奇幻作品中最接近真實生活的場景,突然間,可以體會到夏爾所具有的重要性和象徵意義。因為在一連串驚心動魄的冒險中,只有當哈比人思念故鄉故土,只有當夏爾悠揚的主題旋律響起,才會具體明白為何捍衛中土、為自由而戰。

作為首部曲,《魔戒現身》恰如其分地展現了一個奇幻世界。粗略劃分,電影情節一分為二:佛羅多一行人從夏爾到瑞文戴爾,緊接著是魔戒遠征隊從瑞文戴爾到魔多。這兩段旅程,類似學生時代玩的RPG角色扮演,在中土大陸從一個地方移動到另一個地方,忙於抵抗邪惡勢力攻擊,也忙於和正義聯盟(精靈)對話及獲取情報(裝備)。過程中,除了原本熟悉的哈比人,電影巧妙而緊湊地,帶領所有觀眾認識精靈、人類、矮人族,於是我們在每個種族的歷史及特性中,逐漸認知到,為何必須是哈比人。

「I meant to go back…wander the paths of Mirkwood…visit Lake-town…see the Lonely Mountain again.」-Bilbo Baggins

I meant to go back…wander the paths of Mirkwood

這是一個光明與黑暗二立對抗的故事,當然以光明的一方為情節主軸,不過,如何在正義聯盟的前進路線中,同時側寫黑暗勢力的組織及活動,考驗著編劇的巧思和導演的調度。此類故事最怕的是失去平衡,只知道邪惡力量的強大,卻沒有足夠的情節發展作支撐。在這一方面,首部曲並非只有一再出現的索倫邪惡之眼和無所不在的半獸人,略顯單薄之餘,安排了變節的薩魯曼組織強獸人大軍,以及波羅莫為魔戒所誘惑最終致遠征隊潰敗,使得整部電影呈現敵我相互消長的精彩局面。

原著作者托爾金是英國牛津大學教授,他自承《魔戒》是在重建歐洲的古老神話。小說成功將基督教文明中的思想辯證融入於劇情,而電影則是成功將小說龐大的世界架構呈現出來。在佛羅多奇幻旅程中,可以模糊看到類似十字軍東征的號召、聖殿騎士團的效忠、精靈主教的祝福、白袍巫師的咒文,撒旦邪惡的誘惡等,這些西方文學上普遍存在的意像和符號,於《魔戒》電影中一次釋放所有潛在的想像力量。

電影最後,魔戒遠征軍潰散,正義之師似乎已經互解,然而,不會游泳的山姆落水,於溺水中他看見水面上陽光閃耀,在那樣高度意象化的畫面中,一度深陷絶望,隨即又充滿希望和勇氣。神話起始於凡人,佛羅多和山姆面對烈焰魔多,尚未放棄也毫無恐懼,亞拉岡的劍和勒苟拉斯的箭,仍然誓死保護渺小而偉大的哈比人。

故事尚未結束。

真懷念,那三年電影《魔戒》所留下的震撼和感動。

「I spent all my childhood pretending I was off somewhere else. Off with you, on one of your adventures. 」-Frodo Baggins

I spent all my childhood pretending I was off somewhere else.

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,网站备案编号:苏ICP备140513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