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動物方城市》(瘋狂動物城)Try Everything!




《動物方城市》由茱蒂和尼克主演

早期電影動畫,我簡單分成兩大塊:日本宮崎駿和美國迪士尼。像是《天空之城》、《神隱少女》、《獅子王》、《風中奇緣》這些作品,即使以現今角度來看,其經典地位仍然是屹立不搖。然而近幾年來,宫老的光芒似乎是無以為繼,米老鼠好像不知道在幹嘛,突然冒出一個皮克斯,十年期間打遍天下無敵手。不過就在2013年,一部《冰雪奇緣》帶來驚嘆號,很多人重新記住了迪士尼這位老大哥,如今,正在上映的《動物方城市》,更是再次刷亮了動畫王國的老招牌。

《冰雪奇緣》的世界架構,說穿了還是王子和公主的浪漫愛情故事,其實老掉牙,不過因為了一個姐妹的設定、還有男女主客之間的倒置,迪士尼硬是將老瓶釀出新酒,而到了《動物方城市》,把每種動物擬人化,幾乎是有卡通以來的基本題材,經過神奇畫筆一揮,將深植人心的動物形象和每個人都遭遇過的偏見歧視巧妙結合,老故事成功拍成一部精彩新電影。

電影開始是一場講明白的戲中戲。在這場由小兔一手主導的話劇演出,以非常生動活潑的方式,把動物世界先簡單分成草食性和肉食性兩大類,然後再敘述經過一番共同努力,原本的弱肉強食演變成合存共榮,這個是《動物方城市》的世界觀,同時也是推動劇情進展的主題旋律,而主角小兔,對於這樣的世界有著「小白兔」一般的純真信仰,她篤定不疑自己能讓這個美好的世界,更好一點,即使自己父母始終不認為基因可以被突破,即使喜劇演出才剛結束,立即接著上演一齣經典霸凌。

有帶小朋友到過動物園的都知道,在小朋友眼中,每種動物都是新奇可愛,而在《動物方城市》裡,每個出場的動物都是形象鮮明、都是討人喜歡。配角的部分比較單純、特性維持單一,例如愛吃甜甜圈的美洲豹,例如聽說記憶力超好的大象瑜伽師。這些風格迥異的可愛動物,是小兔茱蒂追求夢想沿途所遇到的風景,也是觀賞這部電影隨處可見的調色盤。

《動物方城市》奇慢無比的樹懶

不同於綠葉功能的配角群,《動物方城市》兩大主角,在個性形象上相對較複雜。迪士尼顯然將動物寓言的重點放在種族歧視,不過切入角度並非烏托邦,沒有一味強調平等尊重,而是比較務實地去看待非我族類的特質,那股天生特質如同兩面刃,是缺點的,反過來想變成是優點,是陰影的,翻過來看便成了亮點。所以在茱蒂身上,是天性樂觀、無可救藥的小白兔一枚,但她在堅守單純信仰同時,又能夠將這份力量靈活應變,變成是跳躍性思考的三窟狡兔。在尼克身上,他一直以其它動物意想不到的狡滑手段,在複雜的大城市求生存,我們可以把狐狸視為法律灰色邊緣的陰影,可是,也許正如茱蒂所思考的,警局向來不缺大塊頭的蠻力型動物,但最缺乏的正是狐狸般的聰明腦袋。

以往的迪士尼動畫作品,似乎偏向白雪公主路線,童真、脫離現實的小孩卡通風格,後起之輩皮克斯受到歡迎,一大部份是因為皮克斯在動畫裡,展現了大人生活才有的世故,並且化之為幽默詼諧的笑料。迪士尼顯然從中學到寶貴的一課,當我們被樹懶公務員逗得笑痛肚子,小孩子可能只是單純看到其動作奇慢無比,大人們勢必會聯想到真實情況所遇到的種種,當我們被刻意誤導,以為大人物會是某個兇悍無比的北極熊時,結果竟然是隻迷你小老鼠,講起話來有模有樣,小孩子可能只是單純被對比效果逗樂了,大人們有可能笑不出來,因為現實生活中,也許大人自己所扮演的角色,便是那無可奈何的北極熊之一。

最後還有一點值得一提,看過《冰雪奇緣》的觀眾都能感受到,一首主題曲《Let it go》,把整部電影從90分加到120分。而在《動物方城市》,迪士尼更上一層,乾脆為這座虛擬的「紐約」設計一位流行巨星志羚姐姐,一曲量身打造的《Try Everything》出現片頭,也出現在片尾,每次出現都讓這部動畫片的戰鬥力破表,原唱這首歌的夏奇拉,更是為劇中的志羚姐姐配音,這絶對是動畫片、甚至是電影史上主題曲佈局的經典之作。其實回想起來,這是迪士尼的傳統基因,它一向於主題歌曲著墨極深:《獅子王》裡的《Circle of life》《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》,《風中奇緣》裡的《Color of the wind》,這一點即使宮崎駿皮克斯,也是難以望其項背。

「I won’t give up, no I won’t give in. Til I reach the end and then I’ll start again.~~~」-Shakira “Try Everything” ( By Zootopia )

《動物方城市》夏奇拉演唱Try Everything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迪士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