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華健《親親我的寶貝》:剛會叫爸爸的寶貝贊贊




吉他譜:

G Em C Bm Am D

親親啦我的寶貝 我要越過高山 尋找那已失蹤的太陽 尋找那已失蹤的月亮

親親啦我的寶貝 我要越過海洋 尋找那已失蹤的彩虹 抓住瞬間失蹤的流星

Am Em C D Am Em C D

我要飛到無盡的夜空 摘顆星星作你的玩具

我要親手觸摸那月亮 還在上面寫你的名字

G Em C D G Em C Bm Am D G

啦啦呼啦啦~呼啦啦啦 還在上面寫你的名字

啦啦呼啦啦~呼啦啦啦 最後還要平安回來 回來告訴你那一切 親親我的寶貝

Am Em C D Am Em C D

我要走到世界的盡頭 尋找傳說已久的雪人

還要用盡我一切辦法 讓他學會念你的名字

G Em C D G Em C Bm Am D G

啦啦呼啦啦~呼啦啦啦 讓他學會念你的名字

啦啦呼啦啦~呼啦啦啦 最後還要平安回來 回來告訴你那一切 親親我的寶貝

贊贊生日快樂

我的寶貝女兒贊贊(下)(獻給剛會叫爸爸寶貝女兒贊贊)

隔天早上,我五點多起來,收拾好行李,打開手機,赫然發現老婆四點傳來消息:

「我好像快生了,肚子好痛。」

「陣痛?」

「是的。」

「不是開玩笑?」

「不是開玩笑。」

我眼前一片昏黑,當天的行程已經排好,高鐵票早上六點高雄發車,八點到台北,預計早上到台北總公司述職完,下午五點到桃園搭飛機回無錫,晚上八點到蘇州公司宿舍,而老婆卻在清晨開始陣痛了……

就差這麼一天,怎麼,怎麼不等一下爸爸呢?

高鐵上我持續和老婆QQ往來。原來老婆半夜四點多起來,上厠所發現見血,接著肚子從所未有地疼,好險我們老早安排好,我回台灣時她是住在自己家,在園區,和她父母一起,那時候半夜五點,她父母當機立斷,馬上叫計程車,老婆媽媽陪著她四十分鐘的車程,六點到達蘇州明基醫院(我和老婆在新區工作,考量有丁上班時候陣痛,所以一直都在明基醫院產檢)。

在高雄到台北的高鐵上,我用手機上網查詢華航班機時刻表,尋找更早的飛機回大陸。本來公司幫我訂好下午五點桃園的飛機,我查了一下,有兩班中午十二點的航班,一個松山起飛、一個桃園起飛。於是一等到他們八點,華航上班,我馬上打電話到客戶,終於確定,中午可以到台北松山機場,等候補機位。

寶貝女兒贊贊坐在飄窗

很想讓寶寶出生第一眼,就看到爸爸。我懷著這麼一絲渺茫的希望,坐計程車從台北車站趕到總公司,財務長見到我的第一句話:「回來了,孩子什麼時候生?」「現在。」「現在?!」「真的是現在,老婆現在已經在待產室了。」

我的回答,馬上在台北財務引起一陣騷動。我打開難得派上用場的巨無霸行李箱,裡面塞的滿滿的:紙尿布、溼紙巾、月子床墊、奶粉奶瓶奶嘴,大家都鬧哄哄圍過來,有生過小孩的女同事紛紛提出經驗之談,財務長則是以一個中年男子的立場問道:「有沒有覺得肩膀的擔子更重了呢?」

在瞭解我預到松山機場等候補機位之後,同事大伙都願意讓我儘早完成述職,然而公歸公、私歸私,工作上還是很多事情要處理:跨部門會議達成共識、回覆會計師查帳所遇到的問題、面見總公司高層等。其間老婆傳過幾次現況更新:好痛、快受不了了。」「媽媽為了病床的事跟護士吵架,還是趕快過來。」「宮口兩公分了。」我因為忙於公事,沒有回覆,後來就沒有再收到來自大陸QQ的消息了。等我好不容易走出公司大門,連忙搭計程車趕山機場,已經快十二點了。

在松山機場等候補機位的時候,老婆傳來照片,一看就知道是剛生下來的小嬰兒:「生了,是女的。」

老婆懷孕期間,台灣的公司同事、親朋好友、兄弟爸媽,每次都會問是男是女,我每次都會不厭其煩地,再次解釋大陸因為執行一胎化、加上農村重男輕女的舊習俗,所以嚴格禁止醫院告知胎兒姓別,就連照出來的超音波影像,都會特別選擇不會露點的照片,當我這麼一番解釋之後,他們理所當然會再進一步問:「那你喜歡男孩?還是女孩?」

寶貝女兒靠著欄杆看夜景

老婆十月懷胎,很多次贊贊在媽媽子宮裡活絡筋骨,我和老婆因此半夜醒來,我會貼上老婆鼓起的肚子,想聽聽贊贊的心跳,像電視劇上常常在演的那樣,可是我幾乎沒有一次聽到。像是在那樣的夜晚,我跟老婆都會討論起到底是男是女。

官方說法我們都有共識:「是男是女都好。」不過往往我會再進一步分析,老婆家裡三個女兒,她排名老三,老大老二都嫁人了,也都生小孩了,生了兩個小男孩,所以她姐姐一直嚷讓著老婆生個女孩多好,因為他們三姐妹最懂得怎麼教養一小公主。我家的部份是三個都是男的,我排行老二,大嫂有生個小姪女,所以好像我該生個男的。

說到最後,我的總結都是一樣,因為家裡三個帶把的,上有哥哥下有弟弟,從小我就一直很希望有個姐姐或是妹妹,因此,在我內心深處,我很希望贊贊是個小公主。

2015年4月22日早上10點12分,我的寶貝女兒於大陸蘇州明基醫院誕生,當時我在台灣台北,正在努力趕上松山機場的候補機位。

從台灣搭飛機到上海,從上海坐高鐵到蘇州,再從蘇州火車站搭地鐵到明基醫院,一整個下午,我不停地換乘交通工具,目的地始終只有一個,一路上我不聽音樂不看電影、不讀小說不寫文章,大部份時間我只是坐著,那是完全感覺不到時間存在的等待和期盼。

下午五點多,我終於趕到明基醫院,在那裡,我的老婆和我的寶貝女兒:贊贊。

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第三個女人,歡迎來到這個世界,有爸爸在,爸爸陪在身旁,牽著你的小手,我們一起,闖盪這個世界。

寶貝贊贊在睡覺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吉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