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夜行》一起走在太陽底下




白夜行

我的第一齣日劇是《跟我說愛我》。時間是高一,場景在家中客廳電視(這個廢話,那個年代沒網路,還有可能在哪看日劇!)聽說很多人看完純愛日劇後,很想談一場戀愛,我那時候也有這症狀!每天坐公車上學,看到中華藝校女同學,眼睛閉起來就開始演日劇了!那些從來沒實現過的情節,後來被收容在我自己亂編的故事裡面。

看日劇的電視頻道,是當時很熱門的緯來日本台。說到這忍不住感慨:在我每天早上升旗典禮的年代,日劇很長一段時間處於無敵,只要是講日本話的偶像劇,都讓當時台灣學生(其實就我啦……)當作神在拜。但是此一時彼一時,現在打開電視:韓國人、韓國人、韓國人……,不知日劇都跑哪啦?難得有幾句日本話。

雖然把日本偶像劇當神在拜,大概知道哪些日劇經典,但我學生時候專心念書,沒有瘋狂追劇,也不會特別去錄影帶店租回來看。唯一大量看日劇的時期是在當兵。那時候休假出營區,先到中華商場補一兩套日劇DVD,休假兩天沒事做就狂看。那時候印象最深刻的是《一公升的眼淚》,真的看到淚流不止,很痛苦!

退伍後下個星期一就到事務所上班。第一天上崗組長帶出外勤,一直忙到半夜十二點搭計程車回家,之後將近半年忙季,下班只有更晚,沒有更早。那時候回家跑步洗澡後,大概半個小時放風時間分成兩半,十五分鐘日劇,十五分鐘美劇,半年後,不看電視的我入手一台大液晶電視,專門看日劇美劇還有打電動專用。

每天半夜15分鐘日劇的節奏,不唬爛我維持三年,傳說中的神日劇:「野豬大改造」、「不能結婚男人」、「求婚大作戰」都沒有讓我「出軌」。直到大陸出差小店買了重磅碟片「白夜行」,當天晚天,脹紅雙眼拼完加強版第一集!之後,每天晚上一點看到四五點的節奏我最快時間完食,由此可見此劇猖狂之魔力。

直到大陸出差小店買了重磅碟片「白夜行」

「白夜行」小說造成轟動,日本天王作家東野奎吾的作品。批踼踼蠻多人認為日劇精彩、同時讚賞原著小說是另一個世界的精彩,除此之外,雖有日影版和韓影版的「白夜行」,但眾多板友意見是不推。曾經試過原文小說,讀不下去,感受不到日劇貫徹始終的沈重呀!多年後,終於打開日影「白夜行」,事實證明悲劇!

看完日影「白夜行」,開心不起來,不是因為劇情沈重,而是痛苦忍受電影版拍出看不下去的「白夜行」。後來仔細想想,電影版最大的問題是缺少了靈魂。雪穗始終如一隻是個心機女,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很壞,亮司則是徹頭徹尾的神經衰弱男,傻傻當作活道具,故事落入沉悶循環:雪穗遇到坎,所以亮司再幹一票。

白夜行故事兩個主軸,一個是驚人的命案現場,另一個是絕望的愛情牽絆。電影時間短,重點放在殺人事實的懸疑感,關鍵命案放在電影最後段。可是其實電影上映前,大部份觀眾看過日劇或是小說,人誰殺的大家很清楚,況且依照電影進行方向,即使命案場景不演,一路看下去越看越明白,感受不到因何殺人的黑夜。

日劇採取另一種方式呈現。第一集裡面,亮司殺父親,雪穗殺母親,殺父弒母原本天理難容,戲裡面案發現場的呈現也是毫無遮掩,可是在觀看過程中,看不到沾滿血腥的雙手,因為小孩是殺了父母沒錯,但在那之前,父母扭曲的偏差行為已經先窒息小孩,不留餘地,於是小孩在無處可逃的壓抑中反抗,從此墮入黑夜。

愛情加上一點點無以回報的感恩,那將是最深刻的情感。亮司一時衝動將剪刀刺進父親肚子,從此註定亮司與雪穗一輩子剪不斷的牽絆。他們註定還不了彼此的恩情,也註定了只能用最殘忍的方式作為回報。亮司死前殘忍地要雪穗將他當作陌生人,一如小時候雪穗要亮司把她當作陌生人,類似的牽絆在日劇一再貫徹到底。

日劇每一集開始,導演都會再一次呼喚小時候剪不斷的牽絆,逼觀眾帶著這沉重虐心的牽絆,觀看早已失去太陽的亮司雪穗繼續在黑夜裡掙扎著往前走,如同希臘悲劇,命運在意外發生時候早就註定好了,可是人活著,就必須找個方式存活下去,深沉厚重的宿命色彩是日劇成功的地方,相較之下,電影版的劇情發展和日劇版其實差不多,可是少了這個掙脫不開的宿命悲劇氛圍的「白夜行」,就只會剩下一連串的刑事案件而已。

看完電影之後,我重新找出日劇第一集,半夜一點多,我又脹紅著雙眼看完,如果還有時間,還是會忍不住繼續看下去。

再一次呼喚小時候剪不斷的牽絆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日本電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