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異形2》再次把它轟出銀河系




經典電影《異型》很難歸類

經典電影《異形》很難歸類。說它是外太空題材,它沒有外星人、不準備打星際大戰,說它是未來科技片,整部電影對於遙遠的未來,並沒有過多的探討,只是純粹把太空旅行作為背景。以觀影體驗來說,《異形》玩的是一種很恐怖的「關門放狗」模式:自始至終,它把主角群(觀眾)放在密閉空間裡(外太空船),處於隨時被未知生物狂咬的無限恐慌中(或者是,活在有可能被破腸中出的惡夢裡……)

1979年第一集《異形》,把這個前所未見的模式,玩到淋漓盡致,同時它保留一大片空白。畢竟,只要再度置身外太空,沒有人能保證相同情節不會再來一次。因此在這個情況下,電影給予續集開拍者很大的挑戰,也是很大的延伸空間。

隔了七年,續集開拍,導演換人,而且是一向有強烈個人主張、能夠自編自導的詹姆斯卡麥隆。相較於第一集的密閉恐怖,他將這個題材轉型成異域攻堅:一組地表最強的陸戰隊軍團,配備先進設備和精良武器,浩浩蕩蕩,穿越星際去登陸異形基地。

為了建立這個故事主軸,電影花非常長時間醞釀。從雷普利57年後返回地球、沒有人採信的聽證會、陸戰隊成員各種不是很好笑的幽默、訓練有素的軍備整頓、到最後彷彿例行公事般展開接近。看多了戰爭片,會覺得這是一次中規中矩的軍事行動,導演駕輕就熟地走完流程。不過,在每個細節裡,編劇有意無意地,溶入一股對於異形輕蔑的氛圍。陸戰隊不當一回事,可是看過第一集的觀眾,或者是知道自己在看《異形2》的觀眾,應該都如同雷普利不想多說的神情,幾乎能預知接下來將會上演什麼。

如此造成一種反差,本身就是有點過癮的戲劇效果。第一次在電影院看,會被科幻的外太空軍事行動所吸引,並且對於將會怎麼被異形打趴感到莫名的期待和刺激。 可是第二次再看,我想大部份人不會太有興趣,再走一次陸戰隊被完爆的過程。

詹姆斯卡麥隆傳承第一集的經典因子

在這裡,詹姆斯卡麥隆傳承第一集的經典因子,即使有海軍陸戰隊一個排的強大火力,最終還是將異形對決導向個人英雄主義的呈現,而其中最不可或缺的,便是女主角雪歌妮薇佛。

據說,本來詹姆斯卡麥隆將重心放在一名陸戰隊成員,屬意由自己經典作品《魔鬼終結者》中的阿諾史瓦辛格來演。製片公司應該是基於穩健的商業考量,堅持雪歌妮薇佛回歸。而雪歌妮薇佛原本很猶豫,不確定續集裡的雷普利是否仍然精彩,不過在看過了詹姆斯卡麥隆的劇本,她最終決定擔綱演出。

於是,在第一集的經典台詞:「I got you. You son of a bitch.」之後,我們有了第二集:「Get away from her, you BITCH!」在瞬間從自信滿滿到哀嚎絶望,雷普利不僅成為名副其實的戰術顧問,並且那些精良先進武器,原來全都是為最後主角威能全開所準備:一次把異形「蟻后」的大「鴕鳥蛋」全抄了。那一幕,不管事隔多少年、不管已經重溫過幾次,每次看每次高潮。我們畢竟還是人類,異形再怎麼機車,在電影院就是要看到雪歌妮薇佛,就是要看到她把怪物再次轟出銀河系。

像《異形》這樣的電影,人物情感本來並非重點。不過如果和前作比較,詹姆斯卡麥隆在這方面也是所傳承和突破。第一集裡,雷普利找的是一集貓,並且只有這集猫最終和她一起倖存。第二集裡,猫變成了小女孩,這個勇敢的小女孩,不但在被異形殖民的基地中,一個人存活下來,並且在整個軍事行動中,無形中成為人類與異形對抗的充分理由,正因為最後一定要救出小女孩,激發雷普利進化成超級賽亞人,甚至套上格鬥機器人和異型蟻后打擂台,再度說出魔王對決前的經典台詞。

我想,當初打動雪歌妮薇佛接演續集,劇本中的這個小女孩角色,絶對是很大因素之一。

電影最後倖存的,除了雷普利和小女孩,還有人造人和希克斯,人造人的忠誠機智改變了雷普利的懷疑和不信任,希克斯則是和雷普利有危急之中建立起來的情感。相較於第一集的結局,第二集更加具有人性的色彩,並且也為往故事的發展,留下更多的可能性。

一次把異型「蟻后」的大「鴕鳥蛋」全抄了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科幻未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