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住院記(5):手術房外的爭吵




下大雪的白天

結婚是兩個家庭的事,有了小孩(孫女)之後,更是兩個家庭的事。

和老婆認識以來,我們進展很快、進展很順利,一年之內,結婚、買房、生小孩,期間我到她家吃過幾次飯,她也到台灣我家人見過面,主要是彼此對於未來的規劃一致,所以一直沒吵過架。

不過,有了小孩之後,在贊贊動手術這件人生大事上,我們倆口子、我們兩家庭的人,吵了好幾次。

首先是贊贊剛出生,老婆因為分娩有點小問題,產後不能馬上哺乳。我有著根深蒂固的母乳優生觀念,岳母則依據她帶大了老婆兩個姐姐的經驗,認為喝奶粉一樣長得好。在醫院產後第二天,岳母怕贊贊餓肚子了,私下要給贊贊餵奶粉,被我發現了,兩個人當場大吵。

老婆產後住院時,我會開車去娘家拿飯菜。那一天吵後,我沒有去,到了晚上,我到其他地方買吃的。回來路上在醫院門口,我看到岳母正走進醫院,想必是她自己從家裡坐公車來醫院送飯,從蘇州最東邊的園區到最西邊的新區,少說也要一個小時以上。那時我看著岳母的背景,瞬間,覺得母愛真的很偉大,同時,也為自己的脾氣而懊悔。

後來,我們堅持了兩個星期的母乳,老婆還在淘寶上找來催乳師幫忙。贊贊雖然一直有吸,但每次要吸很久,而且吸完了看起來很累,重點是,兩個星期過了,贊贊體重完全沒有增長,於是我們慌了。從台灣來的爸媽和我、老婆、贊贊,跑了幾家醫院,醫院都說母乳不行,要喝奶粉,我們雖然都覺得是一開始黃疸藥的緣故,但實在堅持不住了,讓贊贊改喝奶粉。

改喝奶粉當天下午,贊贊尿尿了,那時候我們才驚覺,那是贊贊「有生」以來第一次尿尿。後來,我們自己買了嬰兒體重計,贊贊體重有穩定增加,雖然情況有所改善了,但也是在那時候,醫院確定贊贊是動脈導管未閉。

岳母聽了,當然會覺得跟剛出生時有奶粉不吃、餓到肚子不長個有關,岳父比較開明,說這是先天性心臟病,跟喝奶粉喝母乳沒有關係。

除了我跟岳母有過小摩擦,因為贊贊住院,我跟老婆、老婆跟媽媽、老婆跟自己父母,都分別吵過架。

我習慣了外派工作,在工廠宿舍,有阿姨煮飯打掃洗衣服,慣成了懶人。跟老婆交往時候,老婆自己有房子,那時候去她家,她都是自己做飯、自己整理家務,我心想,現在很難找到像這樣的女孩子,剛好和我互補,是個大加分。和老婆結婚後,我一般不做家務,有了小孩,我對於泡奶粉換紙尿布等雜事,也是非常不行,平常老婆會埋怨幾句,但不至於無法接受。到了贊贊住院期間,大家壓力都很大,有一次老婆讓我幫忙,我不太會,老婆說我「笨得要死」,我聽到了這句火了,顧不得病房還有其他病人及家屬,當場用當兵時候練就的氣勢,朝老婆吼了好幾句。

下大雪的車子

媽媽和老婆吵架的原因,本質上是因為老婆比較細心,媽媽有點粗線條,贊贊身體不好,老婆就特別敏感。小至怎麼洗奶瓶、擦身體,大至泡奶粉、吃藥,老婆都有應該注意事項,媽媽動輒得咎。在住院時候,由於贊贊有傷口,對於怎麼抱贊贊,老婆一直有意見,媽媽是很想抱孫女,但老婆覺得媽媽抱得不好,兩個在病房鬧得不愉快,我在旁邊看得也不舒服。

老婆和她娘家也有不開心。岳母家在幫忙帶老婆二姐的孩子,娘家離醫院不遠,剛住院期間,岳母來醫院送便當,一起把二姐的孩子帶來,老婆認為二姐小孩會吵到隔壁病床,不希望岳母帶小孩過來,為此兩人意見不合。

前面所說的,都是生活瑣事,一家人為了這個,與其說是吵架,不如說是拌拌嘴。真正算是吵架,而且吵得激烈的,還是在贊贊手術這件事上。

當贊贊在裡面動手術,我、老婆、媽媽、岳父母,一起坐在外面大廳。

我閉上眼,心裡一直默念菩薩保佑菩薩保佑,媽媽坐在後面一排,離我有點距離,臉上掛滿焦慮。老婆一會在其他地方,一會跑來坐在我旁邊。當我坐在我旁邊時,我忍不住發洩了長久以來的不安,跟老婆吵了一架,質疑為什麼一定要讓贊贊手術,明明贊贊還這麼小。老婆怪我一直到了正在做手術,才在吵這個,於是跑去她父母那裡,岳母表達了她始終如一的意見,贊贊看起來沒太大問題,根本不需要手術。

我和岳母的雙重否定,給老婆很大的打擊,她一面和她媽媽越吵越大聲,一面跑到她爸爸那裡哭訴。

沒想到贊贊手術中,我們家屬弄成這樣,我知道是我起的頭,很後悔了自己捺不住性子,媽媽在一旁看得不知該如何是否。後來,岳父岳母就先回去了,剩下我們三個。

我仍然一直默念菩薩保佑,媽媽坐在後邊角落,臉上很沮喪,老婆離我們兩個遠遠的。

贊贊仍然在不知道哪兒的手術房裡,開刀。

像這樣形同等待審判的煎熬,約莫有兩個小時之久。

下大雪的夜晚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贊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