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住院記(7)(完):出院




贊贊與奶奶

贊贊手術很順利,ICU也只待了一天就出來了。

剛出來時候,贊贊鼻子上插著氧氣管,手腕貼著一塊布,連結到一個監視設備,上面同步顯示贊贊的脈搏心跳。當它顯示黃色,表示警戒,顯示綠色,表示良好,黃色是警戒,如果是紅色,那要趕快叫護士了。以前聽別人描述,病人身上插滿好多管子,如今,自己女兒身上才插兩根管子,我看了非常難受。

那個脈搏顯示器,長得跟電影裡急救心電圖一樣,「跳」的方法也一樣,看起來挺嚇人。不過其實還好,大部分時候它都是安全的綠色,偶爾出現黃色警戒,過一會兒又跳回綠色,只有幾次真的到了非叫護士不可的紅色,即使護士來了,看了看,表示是手腕上貼布掉了,重新粘貼或者挪一下位置,數字又會跳回綠色了。

過兩天,贊贊鼻子上氧氣管拔掉了,再過一天,也不用再監測心跳脈搏,贊贊看起來術後情況良好。除了每兩三天固定換傷口紗布、定期服藥之外,似乎沒有其它大事。可是,我們仍然一直住在醫院,這對我們是一種折磨。

到了那時,在醫院住已經超過十天,蘇大兒童醫院很氣派,樓下有個很大的早中晚餐廳,旁邊一樓便利商店什麼都賣、裡面還有一個小休息區,醫院附近是蘇州繁華的園區湖東。所有的一切都很方便,可是,再怎麼方便、再怎麼熱鬧,我們一家四個人(包含贊贊),整天主要活動範圍只能在一張病床上,而其實我們溫暖的家,就在開車二十分鐘遠的地方而已。

贊贊與媽媽

到了晚上,贊贊和老婆睡病床上,我睡旁邊的摺疊鐵椅。所謂金窩銀窩,比不上自己狗窩,如今贊贊手術順利,術後情況良好,有個念頭不禁油然而生,何不簡單收拾東西,開個車,馬上在家裡舒服地休息睡覺,反正隔天一大早,趕去醫院讓醫師查房就好了。畢竟我們在這裡是接受醫療服務,一點點的自由空間,應該還是有的吧!

我原本打算偷偷摸摸地走了,老婆厚道,覺得跟護士還是要講一下,講的結果,當然是不太行,在我的堅決態度之下,護士讓我們去問小房間裡的值班醫師,接著又經了幾番周旋,終於同意放行。

那天開車回家,我跟老婆一路上掛滿甜蜜笑容,抵達家門口,我們一起跟贊贊大喊:「到啦到啦,這是我們家的,贊贊我們到家了!」,老婆馬上鑽進被窩裡面,如釋重負地說:「到家了,真好,讓老公服伺吧,今晚好好休息了。」

那天晚上,我們三個都睡得很香甜,住院好幾天堆積起來的壓力和焦慮,一次得到解放。

回過家之後,心情比較放鬆。住在我們隔壁床的小女孩,在我們住院後一兩天來的,記得她半夜來的那天晚上,一整晚哭喊疼痛,把隔壁床的我們都吵醒了。她父母和我們關係不錯,有需要都會幫我們看顧小孩。就在贊贊手術完沒幾天,他們開心出院了,而先到的我們,竟然還在。白天我們待在病房裡,晚上回家休息,無時無刻,想著都是同一件事情,盼望著什麼時候可以出院。

2015年9/7住院、9/15開刀、9/24出院。當我第二次找到外派大陸的工作,就想説年紀不小了,這一次要在大陸落地生根。我幾乎沒有在其他地方久待過,一直在蘇州。也許我比較幸運,蘇州是個生活環境蠻不錯的地方,三年時間說長不長、說短不短,我歷經了買車、結婚、買房、生女的幾件根本人生大事。如今女兒還在這裡住院手術成功,算是非常在地化了。高雄是我出生的地方,台北是我成長的地方,蘇州則是我成家立業的地方。

贊贊與爸爸

開始架這個部落格,起心動念,只是想讓所有我寫過的文章都有個家。當初想了幾個名字,都不是很滿意,老婆提議,乾脆引用女兒名字好了,於是乎,便有了這個「贊贊小屋」。聽說郭台銘有了女兒之後,事業開始飛黃騰達,我的贊贊小屋部落格,如果是以贊贊在娘胎的時間來算,幾乎和贊贊是相同的歲數,如今我雖然不到飛黃騰達,但是也有些超乎當初預期的成果,贊贊和贊贊小屋一樣,都是我睡夢中都會很開心的驕傲。

贊贊出生,我寫了兩篇文章做紀念,如今贊贊住院,我當然也要寫些什麼。我寫的文章,就跟我博客其他類型文章一樣,例如小說、影評、音樂,excel,並沒有強求自己文章要寫得多好,也自知自己堆砌不出文藻,但我就是把心裡所想所思都寫出來,這是我的興趣、是下半輩子會一直做的事。贊贊住院記系列文章,本來我想說寫個兩三篇就夠了,沒想到,現在寫到了第七篇才結束。

如今寫完《贊贊住院記》,贊贊已經出院滿一年了。贊贊現在一年五個月大,自從手術成功,呼吸不再急促、不再氣喘吁吁,好像是拿開了阻礙贊贊成長的一塊大石頭,手術效果非常顯著,我和老婆、媽媽終於瞭解一個健康的寶寶,是如何逐漸茁壯長大。

現在帶贊贊出去玩,她會開心地大力奔跑,要跟在後面小心翼翼牽著她。贊贊不喜歡的東西,會用力大手一推,或者是放聲大哭要我們乖乖就範,讓贊贊吃輔食,贊贊吃完一口,會主動把手邊的美食「嗯」到我們嘴邊,分享要我們也吃看看看。贊贊手術前,我希望她能快點長大,贊贊手術後,我倒是覺得長好快,希望她能多給我一點時間,不要這麼快就長大了嘛。

手術成功是皆大歡喜,但這不代表沒有風險。就在我們住院期間,我和老婆、媽媽親眼目睹過天人永隔的一幕,和我們一樣忐忑不安來到醫院,結果是悲痛欲絶和氣憤不平。所以常常抱贊贊依偎在我懷裡,常常贊贊半夜裡莫名大哭哀嚎,我都會想起贊贊曾經住院過,一切得來不易,如同贊贊在手術房裡開刀時一樣,菩薩保佑菩薩保佑菩薩保佑,往後的路要繼續走下去,且行且珍惜。

且行且珍惜

 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贊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