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鬼終結者2》關於未來的兩種結局




《魔鬼終結者2》關於未來的兩種結局

《魔鬼終結者》的背景設定很妙,未來人類和機器大戰,戰到最後是雙方派員到過去,藉由改變歷史決定勝負。在1984年第一集中,電影除了呈現被機器人追殺的恐懼,重點還有時空跳躍所辯證出的宿命與意志。電影第一集的劇情設計極具巧思,救世主派自己父親返回過去,保護尚未懷孕的母親,可以這麼說,第一集已經將時空元素玩得很徹底,因此到了第二集,由同一個導演拍攝,特別是拒絶自我複製的鬼才導演詹姆斯柯麥隆,究竟會琢磨出什麼樣的經典,自然是備受期待。

第一集裡面,終結者T800除了子彈打不死和力大無窮,外表看起來就是個正常人肌肉男,第二集首先登場的,同樣是這隻機器人,身份從追殺者轉變為保護者,然後再出現一臺較為先進的T1000,結合第一集的救世者母子,開展和第一集相同的你追我跑戲碼。

多了一台機器人,而且一個好人一個壞人(依照詹姆斯柯麥隆的說法:一個是保時捷、一個是重裝坦克),除了最後必定會有的單挑大場面,導演順理成章地把一些議題加進去,無形中提高了這部科幻動作爽片的思維高度。保護者程式是未來的約翰所設定,電影一開始,快速帶過小約翰利用解碼器入侵提款機,簡單而深刻地呼應反抗軍領袖的未來命運,而藉由小約翰和未來終結者的相處,電影成功跳脫第一集二元對抗的思維框架,試著將人類與機器的可能互動,提出一個較為開放的想像空間。

首先,從第一集到第二集,從終結者到保護著,已經把機器單純依照程式邏輯運作的特性,不言而喻刻畫出來。一開始看到了未來的人類機器人大戰

在電影一開始說書寫的未來的歷史,機器人摧毁人類,剩下的人類聯合起來作最後的抵抗。在如此的背景之下,我們很容易就忘了,機器是人類所創造出來的,機器的運作模式,機器的思維,不管是單純地依照指令而行動,或者是具有自我學習的人工智能,在根源上都是人類所設計的。如果忘了這一點,很容易就造成一個思考的盲點。

機器是人類所創造出來的

終結者T800和小約翰成功救出莎拉,他們取出終結者T800的IC大腦,莎拉第一個反應是把它摧毁掉,這不是一個很聰明的做法,因為血肉之軀再怎麼強大,也不可能打敗機器,而小約翰以超齡的成熟和勇氣,制止了自己的母親的行為,在這裡我們看到小約翰日後成為反抗軍領導的特質,因為唯有瞭解機器的特性,才有可能找出其弱點,進而打敗鋼鐵機器,話說回來,小約翰能夠存活下來,不就是在未來時候改變了終結者的設置,在自己小時候,也是因為對機器正確的瞭解,阻止了母親自我毀滅的愚蠢行為。

另一臺機器人的角色相對單純,和第一集相同,高度理智、沒有任何情感,但是在結構上,是較為先進的液態金屬,整部《魔鬼終結者2》的科幻特效,便是圍繞著T1000展開。電影不用設計太多的追殺情節,光是在螢幕上看到機器人外表能隨意變換成任何所接觸的人類,發出一模一樣的聲音,並且能隨時還原成液態再凝固,流過障礙物、刺穿目標,這種超越任何物理限制的金屬特性,本身就達成了終結者的科幻效果。

這是第一部投資超過億元美金的電影,相當於第一集15倍的大成本,除了花在科幻特效,很大一部份是在動作場面。兩集導演都是詹姆斯柯麥隆,第二集有很多地方在向經典第一集致敬呼應,並且超越。例如兩集T800都是重機登場,第二集連小約翰出門也是騎小重機,兩集都有聯結大卡車追逐,第二集大卡車可以作飛躍,最後終結者都開上了直昇機。兩集電影最後場景都是在工廠,第一集只是把機器手臂碾碎,結束一切的惡夢,第二集把兩台機器人都送進鋼鐵熔爐中,一個是終結者,另一個,卻是引人落淚的保護者。

兩集都是未來終結者回到現在,第一集只是維持住了現在的歷史,第二集則是改變了現在應該有的歷史,所以未來都有新的可能。導演自己就拍了兩個版本的結局,一個是人類仍然在黑暗的道路上探索,但歷練過的莎拉意志更為堅定和積極,另一個則是陽光燦爛版的結局,直接宣告未來已經沒有終結者。

在如今電腦程式打敗人類棋王的年代,人工智慧和天網也許已經在某處運作中了。對於處於現在的觀眾而言,《魔鬼終結者》雖然是平行時空,但電影留給了我們最好的啓示,就寫在經典台詞裡,第一集是「I’ll be back.」第二集是「I know now why you cry. But it’s something I can never do.」

在如今電腦程式打敗人類棋王的年代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超級英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