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麻雀(1):考上雄中




高雄電影圖書館

卷一

1,雄中

紀新白小時候家裡開鞋店。

長方型店鋪擺滿三排鞋架,右邊一排是高級昂貴的牛皮鞋,拿來當作是鎮店之寶,實際上這些高級昂貴的鞋「叫好不不座」,大部份的客人都會走過這一排,但是這些大部份的客戶裡面十之八九,也僅僅是走過這一排而已。

中間一排是款式新穎的流行鞋。每月有幾次,紀新白的爸爸會到百貨公司、各大鞋店去巡查,看看最近在流行甚麼樣式,參考一下別人賣的價格多少,回來後進行分析整理,然後中間一排的鞋子汰舊換新,不行的話排到下一排去,補現在流行的鞋款進來,所以中間那一排是紀新白家裡的「協榮鞋之家」週轉率最高,賣得最好的主力強打區。

左邊一排就是「雜魚」排了。退流行的鞋子被丟到這裡,身價打對折,紀新白媽媽很會觀察客人,看起來就是來撿便宜的客人,會在第一排高檔區被鞋架上的標價給嚇到,在第二排流行區會被款式新穎給吸引、忍不住拿起來鑒賞一下,但終於還是下不了手,最後就會紀新白媽媽引導到這一個雜魚排。

客人到了雜魚排,就是紀新白媽媽給的最後機會了,如果客人看了看,還是沒有表達出貢獻錢包的誠意,這個客人在「協榮鞋之家」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,紀新白媽媽不會再管客人了,可能去招呼新的客人,或者是沒其它客人就到辦公室兼櫃台區休息。

辦公室兼櫃台區在鞋鋪的最裡面,是一個小型的辦公空間,簡單的桌子、椅子、文件櫃,紀新白媽媽平常在這裡顧店。

紀新白就讀的小學有個優良傳統,每個班級月考成績的前三名,學校都會發一張獎狀。大概從二年級開始,從小沒有聰明相的紀新白可能吃錯藥了,頭腦突然大開竅,考到全班第二名,老師給他一張獎狀帶回家。

「查 二年愛班學生紀新白,成績優異,特頒此獎以資獎勵!」

那天紀新白回家,媽媽正在顧店,沒有客人,紀新白從書包拿出那張獎狀,他寶貝媽媽看了狂喜,從辦公桌里拿出還沒放完的鞭炮,當場在鞋店門口大鳴大放。

突然的鞕炮聲,隔壁賣檳榔的阿娟被嚇了一大跳,連忙跑過來:「大白天無緣無故乾嘛放鞭炮!」

紀新白媽媽得意說道:「別人家的小孩,從小正音班、美語班、心算班努力栽培,咱家紀新白從來沒有好好施過肥,沒指望他拿甚麼獎狀回來,只要沒做壞事沒欺負人,讓學校老師來鞋店家庭訪問就好啦。」最後她下了個結論:「孩子會念書在娘胎里就注定好的,強求不來。」

隔壁賣檳榔的阿娟聽完紀新白媽媽這麼一長串,哦一聲默默走開啦。

第一次莫名其妙拿到獎狀的紀新白,在寶貝媽媽放鞭炮鼓舞之下,在老師拍拍肩膀笑容滿面之下,在同學刮目相看之下,他有一定要再接再厲拿下一張獎狀的動力跟壓力。

豬被奉承,也會上樹,更何況是人。從此紀新白成為拿獎狀高手,每次月考都可以拿一張前三名獎狀回家。一個學期三次月考,每次月考一張獎狀,紀新白拿回家裡的獎狀越來越多。

紀新白媽媽呢,就一張一張貼在店裡辦公空間的牆上,到了紀新白五年級的時候,整個牆上滿滿都是獎狀。

有客人來買鞋,看到這些獎狀,也許會說幾句客套話。那時候紀新白還小,不懂事,記不得是否真的客人來買鞋,進行了關於獎狀的對話,不過那一面滿滿是獎狀的牆壁,倒是記得很清楚。

可惜到紀新白五年級的時候,搬家。

搬到新家,沒有公開的鞋店,紀新白媽媽不再有把獎狀貼在牆壁上的雅好,之前貼滿牆壁的獎狀在新家沒有再出現過,神隱到哪?家裡沒有人提沒有人問,紀新白合理推測:可能是跟舊報紙混在一起丟了。

獎狀丟了沒關係,成績好就行,紀新白前輩子應該有燒好香吧,從小到大念書就不用父母操心,不用補習不用鞕打,成績照樣數一數二。

國中畢業高中聯考,紀新白考上第一志願,南台灣第一學府:雄中。

選填志願是在一個很大的教室,每個人依照聯考分數排隊進去。高雄市每一所高中在現場都有攤位,進去的考生想念哪一所高中,只要它的名額還沒有額滿,考生就可以將自己的名條拿給該所高中的攤位承辦人員。

輪到紀新白,他的分數算蠻高的,所有高中都可以選,一般考生在這種情況當然是選第一志願雄中。但在他走過左營高中攤位時,心裡有個念頭乾脆念左中好了,因為,離家近!

最終紀新白還是選擇了唯一的第一志願雄中。每當紀新白再回想起那個選填志願的場景,停頓在左營高中前猶豫了一下的心跳聲,多年後紀新白還是聽得很清楚。

高中三年的點點滴滴回憶,都是建立在紀新白把自己的名條投進了雄中。如果不是雄中而是左中,一切的一切,又將會是如何?

無法想像,也無可想像,人生的路就跟單向行駛的火車,窗外飛馳而過的風景一去不復返。

那天回家,紀新白將自己考上雄中的消息告訴他老媽,老媽二話不說,將家裡剩下的鞭炮拿到頂樓燃放。在劈哩叭啦聲響中,紀新白靠近老媽身邊,告訴老媽自己本來有過念頭要投左營高中的,老媽聽了,只是一直「啊…啊…啊…」

紀新白沒有再說甚麼,他自己從塑膠袋里拿出一坨鞭炮,就在眼前不遠處點放,磞磞磞磞,在響徹公寓頂樓的鞭炮聲中,紀新白和老媽慶祝自己國中三年畢業了,同時也慶祝自己即將展開高中三年的生活。

當天晚上,紀新白老爸和老媽照例進行枕邊情話。

「孩子他爸,我聽兒子說今天他本來要選左中的……」老媽皺眉頭。

「呃!這孩子有骨氣!勇於放棄第一志願!」老爸話講得很響,但馬上就打了個哈欠。

「你說,這孩子是不是國中數學念多了,念的有點呆了?」老媽拍拍老爸肩膀。

「咳咳,也是,應該給兒子一點小禮物,獎勵他念書這麼厲害,而且還在最後關頭作出正確的選擇。」被老媽拍拍肩膀的老爸,精神提振了許多。

「買甚麼禮物呢?我覺得,寶貝兒子是該交個女朋友了,趁現在剛上高一課業壓力小,趕快談個小戀愛,到了高三,我們再以認真念書考大學的名義,阻止兒子談戀愛,有了這番人生波折,兒子就不會那麼呆啦!」老媽眼睛眯成一條線。

「……」老爸聽著身邊老伴這一席陰謀論,眼睛睜著好大:「好可怕,好險我小時候沒有像這你這樣的老媽呀。」

「哈哈哈!」老媽大笑,在笑聲中把棉被蓋好,翻過身去。

隔天,當紀新白打完籃球回來,發現房間里多一台486的電腦,那是老爸買給他的雄中禮物。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愛情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