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小屋

小麻雀(3):右昌夜市

路竹夜市

那天打完籃球的回家的路上,六點多,天還沒黑。紀新白離開劉少勇家,從軍校路轉到右昌街。軍校路是右昌對外最主要幹道,右昌街是這附近最熱鬧的一條街。

右昌屬於楠梓區,在高雄最北邊,一個不繁華、但是自給自足的小社區。有醫院、有學校、有圖書館,有大賣場,最最重要的是:有夜市。

每個星期四跟星期天,元帥廟廣場前面一整排的夜市攤販,除了賣衣服、賣生活用品、賣小飾品的之外,還有平常吃不到的美食小吃。

紀新白媽媽在環保局當清潔人員,最近她工作的上班時間,從晚上七點改到下午三點,沒有辦法在上班之前煮好飯,所以這個暑假,紀新白每天晚上跟弟弟到附近的自助餐店吃飯。

今天吃甚麼呢?萬國牛排?台南鱔魚意面?三媽臭臭鍋?在騎回家的路上,剛好會經過元帥廟,攤販雖然還在準備,溢出來的香味已經在召喚客人,紀新白不爭氣的肚子開始鼓譟。

「牛排。」

「臭臭鍋。」

「牛排!」

「臭臭鍋!」

「上次我聽你的,我們吃臭臭鍋,今天還吃?」紀新白不解。

「上次你才不是聽我的,是射飛鏢輸了,怪我咧,願賭服輸好不好!」紀新白的弟弟紀曉星堅持。

「有沒有搞錯?又來啦?」紀新白語氣溫和中帶點火藥味。

「不來啦,這次不射飛鏢,我們打槍靶吧!」紀曉星不知道在堅持甚麼的。

最後,他們終究是以打槍靶決鬥的方式,決定晚餐吃甚麼。

跟上次一樣,紀新白輸給弟弟了。射飛鏢輸,打槍靶輸,紀新白這個弟弟,比自己活潑、聰明、反應快、更讓紀新白心中感到「怎麼會這樣」的是:弟弟個頭還比自己高。

老天雖然偶爾開玩笑,但還沒有忘記「公平」這兩個字怎麼寫。紀新白拿回家的獎狀,可以貼滿一整面牆,他弟弟從來沒拿過獎狀。紀新白樣樣輸弟弟,不過就在念書這件事,紀新白可說是絕地大反攻,完勝了弟弟。就這麼一件沒有輸到的事,讓紀新白在拜拜的時候,不會嫌老天爺沒長眼。

紀新白從來不覺得自己聰明,成績好,原因並不是懂得怎麼念書,而是肯靜下心來念書。

每天念書大多數學生來說是件苦差事,但對於紀新白來說,每天念書就跟每天喝水一樣自然,他把它當做老天爺給的一個天賦。說好了這個星期把參考書所有排列組合的題目清掉,紀新白就真的會把它清掉。設定目標說到做到,這是紀新白拿獎狀回家的唯一秘訣,也是紀新白唯一的強項。

有時候紀新白搞不清楚,是自己很聰明所以每天念書,還是自己太笨所以每天念書。

上菜了,名字取的是臭臭鍋,實際上卻是香味滿溢的小火鍋。

「哥,那台486電腦你打算拿來做甚麼?」弟弟問,舀起一大湯匙的臭臭鍋湯頭澆到白飯裡面,他喜歡這樣子吃臭臭鍋,對於他是百吃不膩的經典佳餚。

「拿來學學文書處理吧﹗小學時電腦課不都在打字,我記得倉頡輸入法那時候學得挺上手的,很久沒用,趕快趁機會練一下。」紀新白一本正經,從臭臭鍋里夾起一塊肉片,熱騰騰蒸氣在他眼鏡表面凝成一大片的白霧。

「呃……,還有呢?」弟弟眼神中有點異樣的閃爍。

紀新白看出來了,隨口問道:「不然,你覺得還可以拿來做甚麼?」

「像是打打電動呀?」弟弟等不及的說。

「喔,有耶,有想過。我上次路過電腦專賣店,在裡面逛了一下,很多遊戲看起來都不錯,除了最近一代的《三國志》,那個《工人物語》、《A列車》都很有趣的感覺。」紀新白越說越有興致,彷彿這些遊戲的遊戲畫面就在眼前,但實際上他根本都沒有玩過。

「這些遊戲,聽起來就覺得很累,你有沒有考慮輕鬆一點的遊戲,像是《美少女夢工廠》?」弟弟吃完飯,把臭臭鍋剩下的湯舀到碗裡面。

「《美少女夢工廠》,這甚麼遊戲?」紀新白也吃完了,拿起一開始就盛好的紅茶喝。

「改天你問一下店員就知道了。」弟弟故作神秘。

他們兩個吃完了臭臭鍋,在夜市閒逛。紀新白買了一個不鏽鋼指甲刀、一個小筆記本,弟弟享受了一根大熱狗、打了一次彈珠台。

回到家第一件事,紀新白打開他的第一台電腦:DOS系統、486運算速度、映像管螢幕跟一台小電視機一樣大的。

桌上是一本買電腦附贈的DOS說明書,很厚重的一大本,拿來蓋三分鐘泡面都怕會把保利龍碗壓壞的重。第一章不能免俗的是DOS基本介紹,紀新白已經看過了,這次他開始翻到第二章:基本指令大全。他學到的第一個指令:DIR-查看目錄內容。第二個命令:CD-進入目錄。

「甚麼時候要打遊戲?」紀新白弟弟在一旁看了一陣,忍不住問。

「等一下啦,我對電腦還不太熟,況且,我也沒有遊戲片呀!」紀新白輸入DIR,查看這台電腦裡面都有些甚麼檔案。

之後紀新就一本正經,一個指令一個指令都嘗試輸入過,最後把一樣是買電腦送的倚天文書處理光碟插入磁片槽,小學時候見過的熟悉畫面,紀新白重新回味,用倉頡輸入法電腦打字的神奇感覺。

以前在電影就有看過在打字機上敲打鍵盤,現在紀新白終於也擁有一台屬於自己的打字機了。

至於他弟弟,早就不耐煩跑去看《超級星期天》了,聽說今天的特別來賓是王菲呢。

晚上十二點多,他們都睡了。媽媽下班回來,穿著清潔人員的工作服,跟了一個晚上的垃圾車,身上有一股不好聞的味道,但是媽媽手裡提著從四海豆漿買回來的豆漿跟蛋餅,味道很香。

「小白,要不要吃蛋餅?」媽媽大喊。

紀新白從美夢中醒過來,看著電腦桌上的蛋餅和豆漿,迷迷糊糊說道:「不用了啦,現在又不準備聯考,不要看書,不吃了。」

「不吃會壞掉,那我放在冰箱,你明天當早餐吃吧。」媽媽拿起電腦桌上的蛋餅和豆漿。

「好的,明天我要去雄中上學了,叫我一下。」紀新白說完,又窩到棉被里去了。

國三最後在拼聯考的時候,紀新白每天念到凌晨一兩點,每天媽媽下班,總是會順路到左營大路的阿博豆漿店,買個豆漿蛋餅回來。

每次紀新白念書念到昏沈沈的時候,只要一想到待會媽媽帶回來的豆漿蛋餅,精神就可以振奮起來,所以說紀新白能在最後衝刺保持良好的戰鬥狀態,媽媽的豆漿蛋餅要記上一筆大功勞。

現在高中聯考,紀新白不必再熬夜,有好長一段時間,媽媽不用再買豆漿蛋餅。

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,网站备案编号:苏ICP备140513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