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小屋

三年奇瑞換寶來(2):黑暗時期

上海火車站

我的人生有兩個轉捩點:一個是大學考上轉學考,奠定我從事會計工作的基礎;另一個是遇到貝貝,她是我在蘇州吳江工作,網路認識的上海女孩子,是我第一任女朋友、也是最後一任女朋友。我初嚐如同學生時代一見傾心的喜悅、同時也面臨出社會工作的現實。在她督促之下,我還清積欠已久的卡債,並且依照她的命令,那這些卡都剪掉,永不再用。然而即使如此,我們輕鬆跨越台灣和大陸的愛情距離,卻跨越不過現實的鴻溝。最後分開了,貝貝讓我領悟到:一個男人沒有肩膀,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。

和貝貝分手之後,回到臺灣高雄老家,人生中最不得志的時期,沒有工作、沒有愛情。遇到貝貝之前,以為青春無限,離開貝貝之後,才知道資源有限,而自己給不起未來。遇到貝貝之前,我以為天大地大,哪有工作往哪裡跑,離開貝貝之後,領悟到大人的世界,深覺安居樂業是多麼重要一件事,同時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。那段時間,我像一頭受傷的野獸,靜靜呆在自己窩裡,舔傷口,一夕之間轉大人。開始書寫,想從黑與白的文字之中,得到某種釋放。

從此我確立了大人世界的目標:有房有車,這個聽起來很俗沒錯,但是非常實在。我是過來人,老祖宗的話是挺有智慧:「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。」我心中確定根深不移的目標之後,一步一腳印,往那個方向走,於是神奇的事情發生了,曾經看似遙遠的夢想,一個接一個發芽、茁壯、開出花朵。所以那一年,是無比黑暗的一年,但現在回過頭看,黑暗之中,已經有幾點稀微的星光在閃爍。

幾番浮沉,又找了一個外派大陸的工作,再次離開台灣之前,我做了三件沒想過的事:考取汽車駕照、買房、買車。

先在臺灣總公司待三個月。那段期間,我在房仲網上不斷搜尋,終於在高雄楠梓找到了一間可行性標的,就在我們住的地方附近。二十幾年的老公寓,只有十九坪大小,但是格局方正,可以讓我跟爸媽三個人各一間房間,而且還有客廳、廚房、陽臺,出門步行可達的範圍內,有公園有加油站、有生鮮超市、有3C賣場,走遠一點還有學校和醫院。這間房子總價70萬,首付三成,貸款分七年還。我那時候沒存款,薪水不高,但是買這間房子完全不是負擔。一年之後,樓上的鄰居把他們房子賣了,售價是120萬,所以市值來說,那間四樓老公寓房子是現買現賺,自住出租賣掉全不耽誤。

高雄中央公園捷運站

臺灣有句俗話:「沒那個屁股,別吃那瀉藥。」在高雄老家買房的經驗告訴我,只要有心、願意等待、不放棄搜尋,依照自己的經濟高度,一定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房子。我常覺得,在臺北事務所工作那三年,如果早點「轉大人」的話,買一間破舊房子不是問題,可能在淡水、可能在汐止,也有可能是在基隆桃園。

在我離開臺灣總公司、派駐大陸的前一個禮拜,買了一輛中古車。我想沿用買老房子的模式,也買一臺老車子。網路上搜索之後,目標鎖定在10萬塊左右的本田, 我跟哥哥兩個人騎著摩托車,在大高雄各個角落逛二手車行,發現所謂10萬塊的本田,根本只是網路上的傳說。於是依照實際跑現場的行情,將預算提高到20萬,最後 在鳳山附近找到一家還不錯的車行,裡面有兩台車不錯,我比較喜歡其中一臺韓國現代休旅,但是有在開車的哥哥試駕之後,判定它的引擎不對勁,車子一竅不通的我,當然是聽從哥哥建議,簽下了另外一臺日產Sentra。這台車總價20萬,零首付,車貸兩年,每月交7千多塊。跟楠梓那間老房一樣,對於當时沒有存款薪水不高的我來說,這七千塊有壓力,但是沒有殺傷力。

當初買車的時候,朋友建議我既然派駐大陸,返台休假的時候租車就好了,何必買呢?但我想,一來,工作幾年之後,有車是男人必須達到的一個高度,二來,租車難免緊張兮兮,有自己的車,才能夠放膽去開,依照我考駕照時教練的理論,唯有刮過一道痕了,開車才真正有感覺。然後最後,這台車真的蠻便宜的,油耗低,引擎給力,對我而言,就算我派駐在大陸,CP值還是很高。

再次登陸,這次不是孑然一身,有一間房子一輛車子留在臺灣。一輛車,可以從高雄開到臺北、從深圳開到北京、從上海開到新疆,可就是沒辦法跨越那條狹窄的海峽,沒辦法把車子從臺灣開到大陸。這註定了那台車只能在臺灣待機,對我唯一功用,是每兩個月返台休假時,讓我享受自由自在開車的樂趣。至於大部分我不在臺灣的時間,必須略帶辛酸地拜託爸爸哥哥,有空開開我的車,因為車子是消耗品,落地砍價,常常開是消磨,一直都不開更是消磨。

台北汐止東湖

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,网站备案编号:苏ICP备140513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