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以致用,經世濟民(上)




亞當史密斯國富論

會計和法律是極佳的對照組。同樣一直在唸書,同樣能學以致用,但是法律系畢業之後,從事法律工作,律師執照仍然是一道必須跨越的門檻。再來看會計系,也有一個大家都會報名的考試,然而會計人大圈圈裡,真正用到會計師牌、能在查核報告上簽名的人,那是少之又少。所以會計新鮮人面試,不管到事務所還是直接到業界財務部工作,沒人預期你身上帶個牌過來,面試官最在意的:是否為本科系、在校成績如何?原因有兩個,第一個是前面提到的學以致用正相關,第二個是會計人的人格特質,本來就需要一個老實唸書的人,在學校肯乖乖唸書,在事務所也會乖乖查帳(是的,面試官的意思是加班查帳)。

除了法律和會計這兩個讀書系,大學還有各式各樣的科系、各式各樣的人,尤其是台大,有像人類學系、大氣科學系、獸醫系這樣很霹靂的學系。

人類學系這一類純學術科系,如同前面哲學系文章所提,除非堅持學術路線,不然為求生存,只能向外發展,其他因為選校不選系進來的冷門科系,大柢都要努力跨越窄門。

大三時候,因為我是轉學生,沒辦法再轉系,想出窄門唯一辦法是申請雙主修。我第一志願是會計系,但管院每個科系都很熱門,怕被刷掉,後面加了一個保底的經濟系。

榜單出來,果真被殘酷的競爭法則刷掉了,我一腳跨入社科院經濟學的領域。

經濟學是一門很神奇的學科,從商學院大一必修經濟學原理(另一個是初級會計學),可見得經濟學是商業行為學科的基礎,它專門研究交易行為,保留很濃厚的學術色彩,所以歸屬於社會科學。

每一本經濟學原理教科書,都會分成總經和個經兩部分。在經濟學系裡面,最核心、最營養的課程,也就是大二必修的總體經濟學和個體經濟學。我修總經個經時,常常看到很多商學院、其他種外系的跑來社科院修總經個經,想以我學到的總經個經來做分享。

熊彼得破壞性創新

批踼踼有個課程版,所有台大學生在課程版討論自己修過的課,有教授風格、有講課方向、有學習心得,跟電影板的一部一部的電影一樣很熱鬧。每次我寒暑假快結束要決定下學期超修哪些課程的時候,都會到課程板做功課,總經個經我選的是當時很熱門的教授:毛教授和黃教授。

社科院是老式的二層樓教室,毛教授的課在走廊盡頭正對面,是可以容納一百多人的大教室,毛教授的課因為修課人多,都都開在大教室,午休過後開始上課。在還沒上課之前,12點就很多書包和課本在座位上占位置了。我到現在還記得上毛教上課時神采,聽他講課,會感受到這位教授非常熱愛經濟學,他以經濟學是一門經世濟民的學科而自豪,所以他熱愛講課,讓更多的莘莘學子來學習瞭解這一門學科是功德一件,而他也確實跟補習班一樣,可以把總體經濟學的每個模型,從簡單到複雜,概念清楚、很容易理解的傳達授業給臺下的各位學生。不但外系喜歡來修這堂課,有一些是外校的人也會跑來旁聽,因為如同經濟學是商學院大一共同必修科目,很多公職考試、研究所考試,也都會有經濟學這一個項目。

黃教授是經濟系的傳奇,從台大醫科降轉到到經濟系,畢業後美國哈佛念完博士回來教書。個經原本就是很靈活的學科,每次上課看這位年輕女教授睜著大大眼睛,口齒伶俐地講述一個又一個經濟學模型,心裡想說這是一個傳奇人物,我修了一堂傳奇課程。

常常我想到在上總經,每次都很努力作筆記,等到回宿舍復習,才能瞭解教授在課堂上講的東西,但是坐在我旁邊的那個文學院女孩,看她不怎麼抄筆記,但每次教授提問題,她都可以當下直接和教授對話,我腦袋還沒轉過來,他們已經討論下一個問題了。這讓我很感概人的領悟能力和聰明才智,有先天上的差距。話說回來,記得上個經,不知道是否教授太聰明了,總之我不像總經那樣努力抄筆記,剛好課堂指定的原文教科書寫的很好,也不厚,所以我上課都是直接看書,從文字裡面感受個體經濟學這門才氣洋溢的學科。

可能愛因斯坦在講解相對論方程式,心裡面想的是一個美麗新世界,對於門外漢來說,眼中只看到一片馬賽克,要看清楚馬賽克背後的風景,依我經驗就三個方法:認真聽課、努力筆記、直接看原文書。

賽局理論美麗境界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會計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