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神鬼認證2:神鬼疑雲》鏡頭下的情報與反情報攻防

神鬼認證系列經典電影

中央情報局(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, CIA)是二戰產物,二戰後接著冷戰、韓戰、越戰、波灣戰爭,美國體認到孫子兵法「知己知彼、百戰不殆」的道理,情報戰在戰爭和非戰時期都很重要,無上限預算培養出一大批特務,遊走世界各地的灰色地帶:俄羅斯、歐洲、中東、東亞,跟美國利益有關就是跟世界秩序有關,都存在CIA想獲取的情報。

由於事涉國安機密,一般人看不清CIA模樣,只能透過曾曝光的殉職被捕、間諜叛逃、洩漏情資等新聞事件,大致描繪出CIA情報員的秘密行動,以致於背後整個情報局的運作。

成功獲取國家等級的機密情報本身,預設了這些情報員必須如日本忍者般身手矯健,來無影去無蹤,免不了必須自衛傷人於無形。獲取情報本身不一定能帶來價值,能進一步對情報做出處置的話,才能達到目的,所以也有可能要暗中從事種種破壞行動。於是這些神秘特務似乎具有雙重身份,是情報員,反過來也是潛伏殺手。

從上述大背景來觀賞《神鬼認證》一系列電影,特別有感觸,它就是把CIA情報員的特質,以電影娛樂方式淋漓盡致的呈現。開山第一集大為成功之後,陸續拍了好幾個續集,當然後來的作品水準有上有下,贊贊小屋先前撰文介紹過第一集觀影心得,這一篇文章要分享再創巔峰、將系列推到一個新高度的第二集:《神鬼認證:神鬼疑雲》。

這部電影裡的人物由美國情報局所代表的正派、俄羅斯石油鉅子所代表的反叛、夾在中間的超級特務傑森包恩共三隊人馬,三方人馬彼此不斷進行情報反情報、狙擊反狙擊的活動,造就了這電影一連串精彩的衝突過程。

俄羅斯石油鉅子是誘使情報局腐敗的力量,利用絆腳石計畫和情報局見不得光的特性,成功竊取暗黑預算順便剷除異己。

《神鬼認證2:神鬼疑雲》:鏡頭下的情報與反情報攻防

電影一開始,石油鉅子儼然再次如法炮製,運用情報局追查內鬼的任務,成功反間又賺了一筆錢,還特地留下一個虛假的包恩指紋作為反情報,轉移情報局的點,誘使CIA幫忙追殺自己的心頭之患包恩。

既然你想抓我安排的內鬼,那麼我找一個可能知道內鬼是誰的人去當你的替死鬼,兩全其美,一舉雙得。對付情報局最好的方法,就是丟一個假情報給他,讓他追著假情報跑。如此反諷式的背景設定,在剛開始即為這部諜報電影奠定了一個相當的高度。

電影精彩的地方在於,即使情報局的人員裝備再怎麼先進齊全,也只能跟電影觀眾一樣,透過包恩一連串機智大膽、勇敢沉著的行動,才能拆穿天衣無縫的邪惡力量。

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、絲亳沒有任何線索的包恩,唯一方法就是利用情報局有人在追殺他這個條件,反偵查去獲取任何有價值的情報。

於是電影進入中間段落,同時也是電影最精彩的部分。在意大利,包恩以一本一定會被拘留的護照入境,置入竊取盤查CIA人員的手機。然後在德國柏林火車站,僅透過公共電話亭和傳統大磚塊電話簿,成功定位情報局外勤組長所住的飯店。等到包恩出手打電話給情報局組長的時候,已經站在一個絕對優勢的制高點,狙擊槍瞄準了對方。接著跟之前故意被拘留如出一轍,包恩故意自首而被埋伏,同樣是全身而退,同樣獲取想得到的目標。

時至今日2019年年底的後超級英雄片時代,我們在大螢幕已經看過神奇魔幻的大《魔戒》史詩、看過《鋼鐵人》、《蜘蛛人》、《蝙蝠俠》那樣科幻超現實的英雄打鬥、也才剛觀賞完《復仇者聯盟4》將所有超級英雄集結去打敗宇宙大魔王薩諾斯的壯闊場面。如今再來回味這部2004年的《神鬼認證:神鬼疑雲》,電影中段一連串包恩對抗情報局的反偵查反情報任務,我認為精彩絕倫、刺激過癮的程度,完全不亞於前述那些超級大片。

包恩的女友瑪莉

因此神鬼疑雲之經典,在於將諜報類型電影的多方鬥智、勇猛果敢、謀定後動的緊湊情節百分百發揮,沒有特效、道具、場景等大成本的製作,同樣呈現絕佳的觀影體驗。除了在故事敘述上貼近情報局活動的核心,編劇有如莎士比亞神助、巧妙刻劃情報偵查最讓人心跳加快的緊張感,而會讓故事和編劇這兩個元素發揮加乘效果的,導演的攝影鏡頭切換功不可沒。

運鏡精準,在中段的亞歷山大廣場攻防是最為過癮。我們都知道包恩提出要在這裡自首,也知道情報局已經布下天羅地網,不可能讓包恩逃了,同時我們又期待麥特戴蒙(Matt Damon)所飾演的包恩會以洞察周遭一切的堅毅眼神、優雅身影神出鬼沒、完成一項又一項不可能的任務。所以在現場埋伏幹員、情報局外勤指揮所、廣場示威群眾、然後最後在電車終於現身的包恩,就在導演不同角度視野快速切換的鏡頭之間,我們跟情報局人員一樣,只能眼睜睜看著包恩出現了,然後又眼睜睜看著包恩消失了。

電影中段結束於情報內鬼舉槍自盡,包恩掌握了全部情報之後坐火車前往莫斯科。不同於第一段的敵我不明、第二段的情報攻防、第三段是包恩與反派完全的一次直接對決,從莫斯科警車隊、包恩街頭順手取得的小黃計程車、反派狙擊手的賓士休旅車,第三段內容幾乎是一長串的飛車追逐,導演熟練的多角度多方向鏡頭切換,同樣形塑了非常緊迫刺激的節奏感。除此之外,於車內以的手提式搖晃式攝影機拍攝所帶來的劇烈搖晃,除了再次彰顯英國導演保羅.葛林葛瑞斯(Pual Greengrass)的個人風格,更增加了飛車追逐的臨場壓迫感。

這部電影從頭到尾都是動作片,導演在這方面的駕馭能力已經毋庸置疑,不過在情感文戲的部分,導演運鏡的精準度仍然相當優秀。幾次出現的包恩和女友瑪麗照片、內鬼華德在情報局外勤組長面前爆頭自盡,雖然都只有匆匆一瞥帶過,但是非常到位的刻畫出包恩的無奈遺憾、還有情報局內部的組織矛盾。而在電影最後,導演罕見以相當多篇幅拍攝包恩向對方女兒坦白的場景,從一開始長鏡頭緩慢帶出莫斯科大雪市區要回家的尼斯基女兒,導演在結束了快節奏流暢的動作片之後,毫無突兀切換到情感豐富的文藝片拍攝風格,不但完美地為這部經典電影畫下句點,同時特務包恩這個角色在大螢幕上留下無可磨滅的印象。

長鏡頭緩慢帶出莫斯科大雪市區要回家的尼斯基女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