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小屋

高雄蓮池潭、台灣日月潭、杭州西湖,湖光山色不改,待故人何時來

高雄蓮池潭有關帝廟、龍虎塔和半屏山,有水有山有廟。台中日月潭有涵碧樓、阿婆茶葉蛋和玄奘寺,坐船爬山賞湖。景色美,曾經陪我走過的家人更美。

 

高雄左營龍虎塔
 

看著高雄蓮池潭長大的小孩

 

高雄有個蓮池潭,潭附近有座小山,叫做「半屏山」,那裡小孩都聽過半屏山傳奇:神仙下凡,把山上砂石搧成包子無限量供應:「一文一個,兩文任取!」山腳下村民皆凡人,動了貪念,於是乎奔相走告,於是乎……高雄左營有了一個「半屏山」。現在長大想起這個鄉談,覺得挺有梗,裡面默默加了酸辣醬,因為半屏山上曾經重重輾過數不清的砂石車呀。

我從小高雄蓮池潭長大,蓮池潭有關帝廟、龍虎塔、半屏山,有水有山有廟,是當地人好朋友,但遠遠不是一個鼎鼎大名景區。高雄向來不走旅遊路線,像是西子灣、澄清湖、萬壽山這些地方,我是耳熟能詳,也去過幾次,可是如果自己以客觀非高雄人角度來看,找不到亮點納入旅遊行程。記得以前到西子灣中山大學那裡,都是小貓兩隻而已,沒什麼人,除了學生之外大部份人跟那時候我一樣,都是去坐蘿蔔坑看海談戀愛的。

時間悄悄移山倒海。距離當初世紀新聞的辜汪會談,都已經悠悠二十載了,曾經兩岸三通是遠大工程,貌似不可能任務,曾幾何時跟美國總統是黑人一樣毋須大驚小怪。現在台灣人很多在大陸工作(我自己就是),大陸越來越多城市開放自由行。今年有次我返台休假,和家人一起到西子灣走走,突然驚覺家鄉這個默默小地方,連非例假日都被飄洋過海而來的客人塞爆,小山上的打狗英國領事館,我拿起手機想拍張無人照片,結果就跟星期天在蘇州拙政園一樣,不誇張那是沒辦法,非本島遊客綿綿不絶湧入,一波又一波。

早在辜汪會談之前,台灣同胞都耳聞過,大陸小學生也能朗朗上口阿里山和日月潭,原因很簡單,課本有教!所以我現在寫這篇文章興致一來,剛好百度了一下,找到了語文版二年級上冊第4課《日月潭》:「……它在台中市附近的高山上,那裡群山環繞,樹木茂盛,周圍有許多名勝古跡,……吸引了許許多多中外遊人。」高雄打狗領事館沒有官方介紹就已經被塞爆了,可以想見小學課本這麼一段文字,吸引了多少蜂湧而至的「中外」遊人。

 

日月潭課文

 

和家人一起渡過的日月潭

 

我自己大學以前沒去過日月潭,只知道那裡有涵碧樓,樓裡面有黃金馬桶,住一晚總統價是大家閒聊八卦的必考題。一直到工作幾年以後,我才抽空請媽媽和弟弟,三人一組陪我初探日月潭。我們走的是外行人小白路線,買可以免費停車的船票,坐船到對岸聽一個原住民唱歌,吃阿婆茶葉蛋後爬山到玄奘寺,再坐船到西北角逛商店行,最後一次登船,然後旅程結束。

閩南語有句俗話:「吃一咧名聲娘呀」,意思是其實沒了不起,只不過名氣響亮所以感覺萌萌噠。那天我們高雄人仨初探日月潭,回家路上心裡默默都是這句土話。我還想起了吾鄉吾土的蓮池潭半屏山,同樣排得上是湖光山色,湖小了點,山矮了點,而且只有半截的山喔,儘管如此,好山好水只在咫尺之間,早起能散步,晚歸可乘涼,千里之外的月亮再圓,比不上家鄉的半截月彎彎。於是乎日月潭在我心中地位,從「台灣人非去不可之聖境」,一夕之間淪落成「唉呀去過真的只是尚可而已」。

前面提到我在大陸工作,久了習慣大陸蘇州的日子,在大陸生活,在大陸買房買車,然後娶大陸老婆。想當然爾會帶另一半回自己老家寶島,我介紹了從小生長的蓮池潭、介紹了被陸客塞爆的打狗館,老婆都興趣缺缺,只有一個忠烈祠看夜景我說是高雄最佳約會聖地,終於打動了老婆納入行程。對於這次難得的台灣自由行,老婆其實沒有多大意見,從始至終一個原則:日月潭。

 

日月潭風景區

 

杭州西湖有你更美

 

我當然把閩南語「吃一咧名聲娘呀」翻譯成普通話,蓮池潭搬出來再推薦,小時候鄉野傳奇講述一遍,最後還使出殺手鐧杭州西湖,但,老婆的一個原則無可動搖,小學課本果然威力強大!我只能安排再訪日月潭,心中默默疑惑:我小學課本裡面,似乎沒有那一課是威力強大的置入性行銷。真要算的話,「上有天堂,下有蘇杭」這句話從小深殖我心,瞧,我一個台灣寶島高雄住民,人到中年落戶蘇州啦。

這次回台灣除了觀光行程,還有總公司述職參見爹娘朋友聚會等,時間非常緊湊,所以雖然是再探日月潭,我帶隊走的仍然是外行人小白路線。找停車位、坐船看浪、登陸放風……、然後,沒有然後了。船上導游還是把重點放在那個燈塔冷笑話,號稱全台灣最高同時又兼全台灣最低,另外日潭月潭導游自己也看不出來同樣原封不動放送。飄洋過海千里迢迢到了日月潭,真的是純粹記下一筆到此一遊的足跡。

不過老婆是很驚呼又很感慨,日月潭湖水特清澈特碧綠,我本來打算再次隆重介紹蓮池潭,這種等級的清澈家裡附近就有了呀,可是想想蘇州霧霾天,再仰望台灣艷陽天,這幾天我沒有特別帶老婆吃高級料理,美而美的火腿蛋土司,廟口夜市的黑胡椒鐵板牛排、宵夜時段的阿國豆漿,這些每次我返台念茲在茲的老味道,本來以為是裡面添加了鄉愁,這次帶老婆吃同樣都是很驚呼又很感慨,突然之間我領悟了,台灣之美只在咫尺之間,時代改變,福爾摩莎這塊土地必須重評價、重新定義。

離開日月潭,天色已晚,開夜車一路走山路國道抵達台北,我們沒有去聞名兩岸的士林夜市,因為景美夜市的香鷄排已經足以讚嘆遠道而來的客人。後來回到高雄,心懷幾分疑慮的我終於跟老婆提出鹹酥雞,這是我自己在大陸最想念的台灣味,前面提到的美食,大陸其實都有山塞版了,雖不道地但有勝於無,可是就這鹹酥雞呀鹹酥雞……。我點的是無可取代經典款:魷魚、鷄皮、米血。話說老婆嚐過之後,隔天中午我得獻殷勤跑遍整個大楠梓地區,老高雄的我驚覺原來鹹酥鷄一般下午四點才開賣!然後在旅程結束回蘇州路上,老婆幾次念念有詞飛機為何不准帶鹹酥雞呢。

最後附帶一提,如果讓我票選最佳約會聖地,而且要湖字輩的,平心而論,蓮池潭畢竟是家鄉格局,日月潭太偏僻太單調,我強力推薦「上有天堂下有蘇杭」的杭州西湖。一年四季無論景色如何變化,白天的蘇堤斷橋總是一個菜市場,可是到晚上,人潮漸漸散去,走遍台灣319鄉,走過大江南北,我沒看過比西湖更令人心醉的夜景了,那是古典和現代的完美結合。總公司稽核來蘇州查帳,我都建議如果哪天有了女朋友,應該到西湖看看,而且一定要住酒店過夜。至於我呢,在去過日月潭修得同船渡之後,希望哪天也能寄情西湖。

 

杭州西湖

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,网站备案编号:苏ICP备140513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