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遠經典的《夜訪吸血鬼》




夜訪吸血鬼之舊金山

大家都是被好萊塢電影餵大的,誰沒聽過湯姆克魯斯?誰沒電影院看過布萊德彼特?如果,有部電影由這兩大青春不老的帥哥主演,不隨便賣幾個億說不過去,除非這部電影在帥哥之外其它全是屁,而倒過來說,如果,這部電影在題材上、在劇情上、在各個小電影細節方面,都不小心達到水準之上,那麼絕對是一部以前應該DVD珍藏、現在值得藍光擁有的經典電影:

《夜訪吸血鬼》。

電影開始,舊金山繁華夜景,那夜景配上空靈女高音和提琴低鳴,有股貫穿好幾個世紀的神秘氣息,這一段不一定需要,可是多了這麼一段,馬上感受到導演在蘊釀電影氣氛上的巧思,這部電影將會與眾不同。

很喜歡話說從頭的開場白,一隻吸血鬼活了兩百年,在現代舊金山老公寓接受記者採訪。當布萊德彼特背對著說他是吸血鬼,所有觀眾大概和年輕記者一樣,一笑置之,可是當他瞬間移動打開電燈,顯現絲毫無血色的詭異面容,我們開始相信他真的是吸血鬼了。

這隻吸血鬼還很年輕,兩百歲而已,開始談他的「鬼生」。

電影情節展開。

這部電影由小說改編,跟所有小說和電影一樣,故事怎麼開始往往決定所能達到的高度。布萊德彼特飾演路易斯,是美洲新大陸的莊園地主,在意外喪妻喪子後一心求死,賭徒、妓女、皮條客,可是他萬萬沒想到,最後是吸血鬼扮演的死神找上了他。

十字架、貫穿心臓、睡棺材,這些年輕記者的提問,大概也是一般我們對於吸血鬼想要問的,但是電影如果花時間在這裡打轉,那未免俗氣!

甚麼是吸血鬼?電影給我們的答案就在字裡行間,他們是死過一次的鬼,疾病、長大、變老,這些對他們而言已經是遙遠的傳說,沒有性慾,沒有任何其它頼以生存的慾望,但是他們身上保留了永遠無法填飽的飢渴,只不過那飢渴是對於吸食鮮血的飢渴,所以說,關於吸血鬼的種種可以一語道盡,其實就是僅僅單純的三個字:「吸、血、鬼」。

在路易斯成為吸血鬼之後,第一個擺在眼前的,出乎意料之外是個道德命題。

他保有曾經生而為人的情感,出於尊重生命,吸食人血讓他噁心,縱使鮮血是垂手可得、垂羨欲滴,但他寧可選擇骯臟低俗的老鼠血、鴿子血、雞血、甚至是狗血也可以,但路易斯就是不願吸食他曾經的同類。

湯姆克魯斯飾演賦予路易斯永生的李斯特。聽說電影開拍前,原創小說作者很失望她筆下的李斯特由湯姆克魯斯詮釋,但是當作者看完電影試映,公開贊揚湯姆克魯斯的演出。

在李斯特身上,我們看到徹底的俊美、傲驕、嘲諷、狂蕩,他吸血鬼多久了不得而知,但是在剛成為吸血鬼的路易斯面前,是李斯特賜予他死亡、然後再賦予他永生,如同上帝全知全能,李斯特高高在上,睥睨世俗。

於是路易斯接受李斯特邀請,只是他很快就發現:李斯特遠遠不是上帝。

是魔鬼!

李斯特賜予他死亡、然後再賦予他永生

跟開始的舊金山夜景一樣,電影在呈現路易斯道德掙扎的手法上,極華麗而且極具巧思:貴婦人貴賓狗、莊園大火、死亡派對、瘟疫。在路易斯第一次捉狂對李斯特發飆的時候,他憤怒揪住李斯特,但李斯特反而感到無比興奮:

「這就是我要的,憤怒、狂暴,這就是我選擇你的原因,你不能殺我,路易斯,記住,生活中沒有我,將會更加難以忍受。」

李斯特在狂妄笑聲中走開,那是純粹邪惡的笑聲,不寒而慄的可怕。魔鬼最可怕的地方不在於它會將你生吞活剝,而是魔鬼精心設計著你的痛苦掙扎,然後享受、狂笑、呲牙咧嘴看著你受折磨。

最痛苦的道德掙扎不在於你殺人,而是你一直被逼著殺人,如同路易斯一般。

這場道德掙扎戲最終結束,結束在一個再適合不過的場景:一片死寂的瘟疫小鎮,路易斯忍不住咬了孤單無助的小女孩一口,李斯特馬上出現在背後,以狂妄的笑聲慶祝這一切,然後李斯特抱起早已腐朽的屍體,跳舞。

這部電影兩個小時之久,演到這裡的時候才四十分鐘,觀眾已經體驗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吸鬼血世界,而它的可怕驚悚,一點也不是來自於血腥畫面。

路易斯不再掙扎於吸食人血,在道德命題結束之後,電影再次出乎意料之外,它接著探討的是哲學命題。

哲學追求永恆不朽,可是哲學家從來沒有設想過:所謂的永恆不朽會是甚麼模樣?

我從小就知道有鬼這種東西,無論世界上各式各樣的妖魔鬼怪是真是假、是否存在,我從來沒有思考過,對於已經死了不會再死的鬼而言,永恆生命可能意味著永恆「不為人知」的痛苦。

故事怎麼開始往往決定所能達到的高度。哲學命題的主角是個小吸血鬼:克勞蒂亞,就是路易斯在瘟疫小鎮咬了一口的小女孩,她在當了三十年鬼娃娃之後,終於發現自己永遠不會死。

但同時也永遠不會長大成人。

三十年來,克勞蒂亞吸食過數不清的男女老少,看盡俗人生老病死,而她依然還是三十年前那個小女孩,面貌身形完全沒有變,甚至於她把自己頭髮剪掉,馬上又會變長。

雖然是成熟女人的靈魂,卻被迫囚禁在永恆不朽的肉體,只有眼神透露出克勞蒂的年紀。她的疑問永遠得不到解答,最後使她成另外一個魔鬼。

雖然是成熟女人的靈魂,卻被迫囚禁在永恆不朽的肉體

電影再一次以極華麗而且極具巧思的手法,呈現永恆不朽的痛苦。首先是克勞蒂亞殺死自己的創造主,李斯特被燒死,然後是路易斯被關進地窖,可能好幾個世紀都只能和自己的吶喊聲作伴,而克勞蒂亞,一樣是被燒死。

不是被火燒死,是被太陽活生生燒死。

如果說李斯特抱起早已腐朽的屍體跳舞,讓觀眾感受到那股邪惡力量的可怕,那麼當路易斯碰觸死灰雕像、克勞蒂亞的驚恐表情瞬間灰飛煙滅的那一刻,觀眾感受到的是那股邪惡力量的可悲。

細心的話可以發現,電影一開始在舊金山所聽到的女高音和提琴伴奏,在這個場景再次響起。

兩百年後,路易斯回到奧爾良,他不知道自己在找尋甚麼,但是他又遇到李斯特,這時候李斯特在他面前不再是高高在上,只是一隻醜陋不堪的孤獨鬼。

兩隻具有同等邪惡體質的吸血鬼,李斯特早已老態龍鍾,對比之下,路易斯仍然年輕俊美,李斯特懼怕現代城市在黑夜裡的虛假燈光,只有路易斯能夠說服他,那燈光其實一點也不會造成傷害。

即使是吸血鬼,肉體上的不朽不能保證精神上的年輕,而精神上的持續老態,最後也會腐蝕掉不朽肉體。路易斯之所以能長保年輕,大概是因為他一直沒有遺忘掉自己曾經作為凡人的情感,在成為吸血鬼之前,是思念亡妻,在成為吸血鬼之後,則是思念克勞蒂亞。

電影最後,李斯特突然出現,咬食年輕記者之後,在舊金山大橋上開車,聽搖滾音樂。

電影雖然終究結束,但對於吸血鬼而言,一個故事結束,永遠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,而言永無止盡。

以吸血鬼作為題材的電影排滿一條街,但無論在《夜訪吸血鬼》之前、或是在它之後,我想沒有那部電影達到像它一樣的高度,就跟湯姆克魯斯第一次咬布萊德彼特的那一幕,無比華麗地般騰空揚起,留下無法超越的經典。

我在第四台第一次看這部電影,很遺憾沒有躬逢其盛在電影院享受。如果有,我相信剛看完走出電影院的觀眾,一定都還沒有從電影中回神,興高彩烈可以討論的點很多,相信其中之一肯定是:

你願意被湯姆克魯斯咬一口,接受祂的邀請嗎?

Don’t be afraid. I’m going to give you the choice…….I never had.

你願意被湯姆克魯斯咬一口,接受祂的邀請嗎?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科幻未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