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媽臭臭鍋》台灣小火鍋經典




三媽臭臭鍋

當兵退伍後在事務所上班,工作很忙,平常時候節奏緊湊,周末加班也是常態。通常在星期五晚上,我會加班到凌晨,幾乎是天快亮了我才睡覺,隔天睡到自然醒,洗漱一番後都十一二點了,我悠悠哉哉騎摩托車到景美夜市附近,捷運站出口有家「三媽臭臭鍋」,只要不是出差在外,星期六中午我都會出現在那報到,照例點一盤大腸臭臭鍋。

慣常我吃的很慢,平均一個小時左右,總是一邊吃一邊看業餘充電書籍,像是財務報表分析或是買股票聖經之類的,說來好笑,在事務所馬不停蹄、365天被「截稿日期」壓著跑的那一段時間,唯有周末中午是難得清閒,而那一盤三媽臭臭鍋是我在清閒裡的最大享受,它恰到好處的份量和黃金比例料理,佐以特有精緻的美味醬料,配上一碗白米飯,還有無限量供應的紅茶飲料,大大滿足我外地租屋單身上班族的裏腹之慾。

我一向愛吃火鍋,根據公館羅斯福路的火鍋店數量統計推測,台灣人都蠻喜歡吃火鍋的。那裡此起彼落的眾多麻辣火鍋店,我每次看每次口水不自覺湧現,無奈當時是孤家寡人,即使經常走過路過,也只有乾瞪眼的份,就算敢一個人走進火鍋店想吃到飽,光是一開始店員異樣眼光和店裡鬧哄哄氣氛,強烈感受到這不是寡人該來的地方,勉強坐下開鍋,也只是越吃越心酸,花大錢挖苦自己罷了。

把「孤家寡人」和「嗜愛火鍋」兩個套進方程式,得到最佳解答就是「三媽臭臭鍋」。在高雄也有像涮涮鍋一類的小火鍋店,但是首先定價太高,超過150塊的價位不會列入日常用餐選項,其次是商品過於複雜,菜單上從鍋底主肉配料密密麻麻,不就吃個小火鍋而已,搞成這樣很累,最後是布局擁擠,為了節省空間達到最大效益,涮涮鍋店面弄成像是迷宮曲線走廊,客人只能在高椅子上排排坐,腳放不地上,不是很舒服。

「三媽臭臭鍋」這名字取得很有台客味

相較之下,「三媽臭臭鍋」100元左右的定價,比鷄腿飯便當貴了一點,但再怎麼說畢竟也是火鍋,多掏幾枚孫中山尚可接受,菜單選項符合鷄腿便當店的大眾法則,招牌鍋底手指頭數得出來,火鍋料預先配置,上鍋時間快,精簡有效呈現在饕客眼前,店面採開放式擺設,方型小桌和迷你矮凳很有溫馨復古風,各個方面都精準命中如我之輩的消費者需求,難怪乎這個十幾年前彰化第一家的小火鍋店,火到現在全台灣好幾百家分店,走在街上常常看到那個斗大親切的紅色大招牌。我奇摩了一下,「三媽」原來是創辦人的丈母娘綽號,而「臭臭」指的是大腸臭和豆腐臭,臭臭得正,「三媽臭臭鍋」這名字取得很有台客味,唸起來順口,正港聳擱有力。

後來我外派大陸工作,還是一樣愛吃火鍋,根據蘇州觀前街的火鍋店數量統計推測,這邊的人也喜歡吃火鍋。只是這裡一切講究排場,火鍋店也不例外,要德、傣妹、德庄、幫貴,每個都是高雄海霸王餐廳那樣的籃球場規模,看來看去只有「戰鍋策」一家是標榜小火鍋,只不過這小火鍋比較接近涮涮鍋的形式,不太對我的味口。兩個月返台一次,高雄老家附近偏偏沒有「三媽臭臭鍋」,所以從此「三媽臭臭鍋」離開了我的世界。

十月帶老婆返台看我家鄉,開車前往日月潭,剛到山腳下感覺到氣氛環境截然不同,我們倆來自深受霧霾之苦的蘇州,在南投縣水里鄉中山路的一條小溪,老婆感慨天空是那麼藍,溪水是那麼碧淨,在那條小溪的橋邊路口,驚喜發現一家「三媽臭臭鍋」,於是我們將車子停在小七前面停車場,決定到溪邊走走,然後在臭臭鍋解決午餐,飽腹之後再前往陸客聖地日月潭。

南投縣水里鄉中山路的一條小溪

距離上次吃臭臭鍋,少說兩年以上了,熟悉的火鍋套餐仍然健在,我照好幾年舊還是來一盤大腸臭臭鍋,老婆注重養生,點了海鮮豆腐鍋,我自己很享受那經典雋永的好味道組合,不確定大陸同胞能否同樣捧場,沒想到老婆品嚐之後是滿口的讚,通常食量不大的老婆,把一整鍋的海鮮豆腐鍋都吃完,這就是最大的肯定了,對於臭臭鍋特有的火紅甘甜豆瓣醬,老婆跟我一致給予五顆星評價。

除了火鍋之外,這家水里分店在佈置上寛敞明亮,烹煮區和用餐區完全隔開,矮爐灶和低桌椅讓視線格外開闊,抬頭眼巴巴望著一鍋鍋正在成型小火鍋,環顧滿牆海報,更是突顯這家店特別之處。那厠所也是精心整理過,話說這次老婆來台,火腿蛋土司拿出來都能博得美食稱號,還有一點老婆嘴上常常稱讚,台灣不管到哪厠所都很乾淨,我從來沒想到寶島厠所也能是加分項目,連這南投山腳下的臭臭鍋厠所,都意外沒讓人失望,照樣可以拿出來說嘴,呵呵(得意謙虛貌)。

下次如果自己開車前往日月潭,沿途路過水里鄉,記得一定來這家「三媽臭臭鍋」裡面坐坐,不論客人來自何方,在那絶對有驚嘆號等著您。

南投山腳下的臭臭鍋厠所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美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