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小屋

《神隱少女》(千與千尋)大人的童話

努力工作的千尋

奧斯卡最佳長篇動畫2001年開始頒發,盤點歷年的提名入圍和得獎名單,好幾十部卡通片一看就知道美國製造,皮克斯、迪士尼、夢工場三分了天下,不過再仔細一看,發現裡面有部動畫片的名字特別吸引人:2002年第75屆《神隱少女》,這部來自日本的動畫片不僅成功在美國地盤贏得掌聲,而且還是史上唯一以動畫片的形式榮獲歐洲的柏林金熊獎。

神隱兩個字是畫龍點睛,帶著一點不言自喻的東方禪意,依照日本民間傳說,「神隱」有很多種意思,其中一個說法是如果東西找不到,並非真的消失,而是被神明或鬼怪隱藏起來。《神隱少女》描繪的故事不會很複雜:一家人闖進神明妖魔的領域里,少女經過一番努力拯救變成豬的父母,終於在最後回到原來的地方。宮崎駿堪稱絕響的神妙之處:一個冒險層出不窮的童話故事,巧妙裝進滿滿的微言寓意,足以全世界的大人小孩省思再三。

想從神隱世界逃出去,先決條件是在那個世界幸存,這點千尋父母才剛踏進去就被判出局,原因是來自現實世界的貪得無厭,貪婪慾望讓他們肚子餓看到東西只想到吃、只想盡情享受別人的勞動成果,還天真以為先吃了再說,反正老子有的是錢,順從身體的渴望他們絲毫沒有考慮到:陌生地方的食物不一定乾淨、陌生地方的主人不一定想要他們的臭銅錢,更別提爸爸口中那個哪家銀行的信用卡了。於是乎兩位大人唯一的回報是肉身成豬,一頭等著把自己吞下肚東西再吐回去的豬。

遵照日本RPG劇情的傳統,故事主角是個平凡小孩,序章是平凡小孩不平凡的際遇。《神隱少女》中的千尋很幸運遇到高人指點:趁天黑之前鬼島快逃、吞下小丸子否則神間蒸發、沒工作做就是一隻動物,看起來雖然是放大絕招給主角,可是仔細跟作為大人們的父母對比,千尋一開始就覺得不應該吃陌生老闆的食物,而且從後來故事的進展來看,千尋之所以能一再突破困境,她身上保有一股純真而勇敢的難得特質。

她身上保有一股純真而勇敢的難得特質

那個供澡各方神明的鬼地方,由霸道湯婆婆鐵腕經營著,除了小氣吝嗇貪財的典型慣老闆症候群,她本身還是個法力深不可測的女巫,所以在包吃包住包壓榨的福利之外,最厲害一招是剝奪本名,因為一旦失去原來名字,忙碌中會逐漸忘掉曾經的自己,忘記自己從何而來、因何而來、歸往何處,最後只能蝸居湯屋作湯婆婆的奴隸,安於現狀以為現實最多如此,這個融入群體的過程,資本主義盛行的地方稱之為「社會化」,激進左派批評為「異化」,孟子在兩千多年前文言一點的講法是:「此之謂失其本心。」

在這方面,主角老實說作弊作很大,早在第一天過後,睡覺醒來的千幾乎忘記自己名字,幸虧白龍交還寫著她本名的賀卡,千尋得以「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」。然而千能夠突破重重困境,靠得不僅僅是記得本名。當無臉男呼喚出整個湯屋最為醜陋的一面,連湯婆婆都指望著千讓客人吐出金砂,只有千還保持清明,她只想救出被變成豬的父母、只想幫助於她有恩的白龍,這個單純特質使她如入鮑魚之肆卻能不同流而污,遠遠超出湯屋的層次,無欲則剛,懂得魅誘人心的無臉男可以諷刺地隨便把「人」吞下肚,卻拿千尋一點辦法也沒有。

一直徘徊在體制邊緣的無臉男,於湯屋附近像個名副其實的孤魂野鬼,體制內找不到容身之處,體制外卻又無處可依,只能日復一日橋邊眼巴巴望著,如同湯屋浮世繪里的遊民。它從一開始對千尋感到無比好奇,大概是經歷了漫長歲月,沒有見過像這樣的一個外來者。 整個《神隱少女》動人的場景很多,最令我回味無窮的是千尋和無臉男之間的對話。當無臉男一勁地捧上世俗的山珍海味和金銀珠寶,想要甚麼都可以給,而千尋卻只是淡定地說不需要,因為友誼和親情再強大的幻術也變不出來,然後,幾句真誠的簡單問候,將無臉男沈埋封印已久的吶喊逼出來。形形色色的配角群中無臉男相當搶戲,通常保持沈默不怎麼講話,當時它發自內心的那一句吶喊,我想存在於每個人的靈魂深處,只是如同被迫忘記本名,每個人也只能被迫置若惘聞於內心的吶喊。

每個人也只能被迫置若惘聞於內心的吶喊

沒有了靈魂,剩下最基本、最原始的生理慾望。宮崎駿在《神隱少女》中把吃的寓意發揮到了極致:千尋父母因為貪吃長成了豬、不吃那個世界的東西卻又會消失、每天接觸山珍海味的員工最喜歡炭烤蠑螈、無臉男進湯屋後胡亂吞食因而性情大變。吃的反面是吐,有進食有排泄才能夠新陳代謝,就連最具有自我消化能力的河流,被人類灌進了太多非自然廢棄物,無法排泄,最後的命運成為特大號腐爛神。在千尋的協助下拉出一脫拉庫的河神,留下的那顆泥丸子便是具有催吐臟東西的法寶,無臉男吃了把生吞活剝的青蛙吐出來,白龍吃了終於吐出巫婆下咒的黑泥鰍,而本性純真的千尋吃了,卻只是覺得難以下嚥。

千尋的角色設定為十歲小女孩,宮崎駿自述創作《神隱少女》的動機,就是想讓每個十歲小女孩能在千尋那裡看到自己。我想小孩子本性純真,畢竟是涉世未深,還來不及被污染,但這不代表純真是必然的,本性溫柔的白龍便因為想學魔法而誤入歧途。正如同勇敢也不是必然的,千尋在還沒神隱之前,只是過個隧道都要緊緊抓住媽媽的手,跟湯婆婆的巨無霸媽寶差不了多少,後來遭遇巨變,一開始雖然有白龍幫忙仍然是哭哭啼啼,只有在一次又一次的冒險犯難中克服困境,才是真正成長煥發。宮崎駿本來也擔心所創造的這個角色,可是在故事將近完結的時候,卻深信千尋一定會討人喜歡。

最後,很多人無法理解千尋為何能猜出父母不在豬群裡,對此沒有唯一解釋,也許連宮崎駿都沒有打算回答這個問題。我自己的答案很簡單,因為千尋在頭髮上綁了慈祥的幸運帶,那是鍋爐爺爺口中很可怕的錢婆婆,還有原本凶惡的一群妖怪大家所紡織而成。結局是皆大歡喜,千尋成功和爸媽回家,白龍找回自己名字不再迷失,無臉男終於有個歸屬之地,連一向只會哭啼的巨無霸媽寶都貌似長大了。所以無論是大人小孩,不管是多少年後,每個人都可以在裡面找回勇氣,這就是《神隱少女》深受喜愛的地方。

每個人都可以在裡面找回勇氣

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,网站备案编号:苏ICP备140513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