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小屋

大隊接力

大隊接力

李思成大學的時候,修過一門企業管理的課。上課的教授在課堂上,很驕傲的跟同學分享,她是怎麼三十年來跑步如一日的,連下雨天也穿著雨衣,在大安森林公園照舊。然後重點是:這個女教授三十年來,沒有生過什麼大病,連小感冒就不太有。

言教不如身教,那時候在課堂上聽到這個故事後,李思成很受啓發。那一天晚上,他在宿舍房間換上球鞋,出了宿舍就一直跑,跑到學校大門再跑回宿舍。

他後來真的跟那個女教授一樣,三十年如一日。

現在他已經結婚了,有一個小男孩,在上小學。他本來也希望小孩跟自己一樣,每天跑步,但是小男孩放學後做完功課,就沉迷在iPad的小遊戲裡面,根本不想動。

一直到最近,學校要運動會了,運動一向不怎麼樣的兒子,也被分派到參加大隊接力。

回到家,兒子很興奮的要李思成也帶他去跑步,兒子想要練一下,希望能在大隊接力的時候,好好的表現一下。

李思成當然很開心,每天晚上,跟兒子一起換運動鞋,到附近的國中跑個十圈,一路上,兒子都會跟他分享學校裡面的點點滴滴。

這一天,兒子很奇怪,不怎麼講話了,李思成以為是運動會快要到,兒子緊張吧。

到了學校操場,兒子突然提議,要跟父親賽跑,看誰先跑完十圈。李思成覺得這個提議不錯,可以讓兒子感覺一下競爭的氣氛。

可是,兒子今天不但不怎麼講話,連跑起步來都特別的慢。跑了幾圈之後,李思成已經要超前兒子一圈了。

也就是說,要從後面趕上兒子了。

快要接近的時候,李思成喊了兒子一聲,伸出手,想要拍拍兒子的肩膀,給他點鼓勵。

沒料到,兒子好像知道他要從後面接近,突然間換跑道,從內側道換到李思成的正前面。李思成嚇了一跳,眼看就要撞上了,他不怕自己受傷,但就怕兒子受傷,腳一急拐,李思成摔到地上了。

李思成必須在醫院住幾天,醫生說好險,沒有很嚴重,只是骨折而已。

在醫院裡沒事,李思成突然回憶起童年往事。他想起以前上小學的時候,他還是田徑隊的,學校運動會,有大隊接力,而他,是被委以重任的最後一棒。

好久沒有想這些事,即使後來他每天跑步,但是都沒有想過,自己國小的時候還是田徑隊的呢!

為什麼會忘了呢?李思成在回想起自己國小大隊接力的同時,也想起自己也曾經是田徑隊,而且更重要的是﹐他想起了自己之所以會忘記的原因。

正確的說,應該是選擇性的失憶吧!

在那一次的大隊接力,他是委以重任的最後一棒,他很驕傲,也很想好好表現一下。

好好的表現一下,就跟現在他的兒子一樣。

不過,李思成小時候的想好好表現,卻是一個悲劇的開始。

那時候,他接到棒子,班上是第二名,前面還有一個第一名。李思成很奮力的追向前,終於超越了第一名。

他可以很清楚的聽到班上同學興奮不已的加油聲,他覺得自己是英雄了。

只不過,到了快到終點的時候,後面那位同學追上來了。李思成很清楚有人就在他的後面,下一秒,很快就要從右邊超前他了。

不知道是從那裡來的突發其想,李思成往右邊挪,想擋住後面那位同學的路,保住好不容易快到手的第一名、保住自己成為反敗為勝的英雄的機會。

接下來,那位同學是怎麼摔到地上的,李思成其實並不清楚。他沒有想過,自己一個小動作,會讓後面的人摔得這麼嚴重。

那位同學,住了很久的醫院,後來,沒有再到學校了,聽說好像是轉學了。

沒有人責怪李思成,但是,也沒有人再提這件事,李思成自己,也不敢提。

後來,國小畢業了,這件事,也在李思成的記憶裡自動消失了。

一直到現在。

在病床上想著想著,李思成突然想起出事的那天晚上,兒子怪異的行為,他被兒子突然間的換跑道嚇到跌倒,不就跟以前他小時候換跑道,嚇到那位同學一樣嗎?

今天就是兒子學校的運動會,他隱隱約約有股不祥的預感。

他想起拿病床邊桌子上的手機,打電話給老婆,要請老婆到學校去看看,乾脆跟老師講講,阻止兒子參加大隊接力好了。

不知道大隊接力開始了沒?他拿起手機正要撥電話,電話卻嚮了,是老婆打來的,語調有點驚慌:

「老公,學校來電話,說是兒子跑大隊接力受傷了,實際狀況不太清楚,好像是兒子前面的人,突然換跑道,兒子為了閃躲,就跌倒了……」

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,网站备案编号:苏ICP备140513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