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節掃墓




清明節

今年市政府為了便民,推出免費的掃墓公車,從捷運站到第一公墓區,很方便。

李思跟往年一樣,去幫爺爺掃墓,但是今年工作特別忙,一直到了清明節過後的一個禮拜,才空的出時間。

要掃墓的那一天,剛好是免費掃墓公車的最後一天,李思覺得開車上山麻煩,想說就來試試這個掃墓公車好了。

可能是最後一天吧,整個車上就兩個人,李思跟一個老伯伯。

下車的時候,也就李思跟那個老伯伯兩個人。走到要掃墓的地方還有一段山路,兩個人走著走著,很自然的就聊了起來。

李思是因為工作忙,才過了一個禮拜自己一個人來掃墓,他有點好奇,老伯伯怎麼也一個人來掃墓。

老伯伯有點感慨,說自己是個老榮民,當初在大陸,被國民黨拉去當兵,後來國民黨戰敗,也跟著國民黨一起來台灣。在台灣找到個老伴,陪了他幾年,後來老伴去世了,就剩他自己一個人,孤零零的,他今天,就是來給老伴掃掃墓的。

他不喜歡人多,怕別人看自己一個老人家來掃墓,不是滋味。

聽老伯伯這樣講,李思才知道自己不該這麼好奇的,觸動到別人的痛處,有點愧疚。

老伯伯大概是看出來,連忙說不打緊,其實有個人陪,總是比較好的。他稱讚李思很有孝心,工作這麼忙,還抽空來看看爺爺,爺爺在天之靈,一定很欣慰。

“等會掃完墓,我們也一起坐公車下山吧!”老伯伯以沙啞而爽朗的嗓音說道。

“好的。”

李思也覺得有個伴不錯,不然一個人在這個公墓區,除了有一兩處賣水果紙錢的小攤販,滿山遍野的都是一個個墳墓,雖然是大白天,還是有點透不過氣。

特別是天氣還陰陰的,沒有下雨,但是也沒有陽光,整個山谷好像有一股氣罩著,散不開來。

李思手上有自己帶的鮮花紙錢,他看老伯伯手上空空,走過小攤販,特意問老伯伯,要不要買個鮮花之類的,老伯伯說他只是來跟老伴說說話而已,倒是不用了。

到了掃墓的地方,兩個人分開。李思在爺爺的墓前,擺上出門就買好的鮮花、燒紙錢,轉頭一看,可以看到老伯伯在不遠處的地方,對著一個墓碑喃喃自語。

掃墓差不多了,李思走回到山路上,看老伯伯還在剛才的地方,他想說老伯伯可能還要一點時間,先去上個厠所吧。

沒想到,從厠所出來,四處巡了一下,再也看不到老伯伯的身影。

李思覺得奇怪,難道老伯伯自己下山了,就這麼幾分鐘的時間?

算了,不管了,自己也下山好了。走到一半,剛好又遇到剛才的小攤販,李思順口問了句:

“你有看到剛才那個老伯伯嗎?”

“沒有呀,今天你還是第一個來掃墓的。你剛才不是也自己一個人來的嗎?我還看你口中喃喃自語,覺得奇怪呢?”

李思聽到這句話,頓時傻掉。他本來想趕快下山的,但是不免好奇,就走回到剛才老伯伯掃墓的地方去。

那個墳墓的墓碑上,有個照片,照片裡的人李思很熟悉,就是剛才那個老伯伯⋯⋯

李思不敢再多看,連忙再到攤販地方,買了鮮花紙錢,到老伯伯的墓前,喃喃自語。

一想到等下還要自己一個人走路、坐車下山,李思心裡就毛毛的,以後再也不要一個人來掃墓了。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短篇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