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小屋

《碧海藍天》The Big Blue

The Big Blue

知名導演盧貝松,希臘海邊長大,他的父母是潛水教練,十歲的小盧貝松,第一次看到海豚。如果希臘的小學作文課,也要寫我的志願,那麼在小盧貝松的作文本上,可能會寫上他跟父母說過的這句話:我想成為研究海洋生態的專家,而且海豚是重點。

17歲一場潛水意外,終結一個法國年輕人的海豚夢,不過,世界因此多了一位偉大導演,和一部偉大電影:《碧海藍天》。

張愛玲說:成名要趁早。很多成功的藝術家都是傑出青年,盧貝松也是。這部電影,是他第三部作品,大約三十歲拍的,無可置疑的成名代表作:1988年上映,在法國電影院放映的時間超過一年,法國80年代最賣座電影。

我小時候看這部電影,沒有忘記過電影中的那片大海,長大後再看這部電影,這部二十幾年前的電影,它不是科幻動作片,也不是史詩愛情片,而且導演的加長版足足有167分鐘,但是我一氣呵成看到結束。

神作當之無愧,精采不斷的好看。

它精采,精采在導演就是想拍出小時候潛水所看到的海、海中的美人魚海豚。可是在水中與海豚共舞的畫面,頂多只能是紀錄片,而且還是冷門的紀錄片,但是,盧貝松卻能以這個為素材,開展一個又一個故事、塑造一個又一個人物,最後,它成為一部人人愛看、人人讚嘆不已的電影。

希臘、秘魯、義大利、法國、最後再回到希臘,電影每換一個地方,就是一段精采小故事,而且前後銜接的很神,情節進展如同電影裡的大海,吸引觀眾一直往那個更美的地方沉下去,感情越陷越深越沉重,直到電影結束,終於浮出水面喘口氣,然後仔細回味剛才的那個世界。

那個世界,有友情、有愛情,有可為之生、為之死的追求。

那個世界,有友情、有愛情,有可為之生、為之死的追求。

恩佐和賈克一起在希臘長大,海洋是他們共同的家,潛水是他們的共同天賦、共同的追求。不同的是,恩佐天性爭強不服輸,他發現潛水是他可以霸道的地方。賈克天性熱愛海洋,沒事就是潛到海底餵怪魚,他和父親相依為命,可是大海卻奪走他父親的生命,就只是在一瞬間而已。即便如此,他離不開海,潛水,是他比較喜歡的一種呼吸方式。

恩佐霸道,但是霸道的可愛。電影開始的那場小孩之爭,恩佐其實不屑海底那枚硬幣,他只是想跟賈克單挑:他能潛水下去六秒拿上來,如果賈克能比他更短,那枚硬幣就給賈克。後來長大,恩佐成為世界潛水冠軍,他有了名,一次成功的救援任務,報酬是一萬美金,他有了利,當弟弟問恩佐想要什麼?他回答想給破車上漆、給媽媽買念珠、給弟弟買套西裝,而他自己,只希望找回那個法國人。

當他終於找到賈克,好幾年沒見了,他給賈克一張機票,邀請賈克到義大利參加潛水比賽,在飯店裡,他這麼跟服務生介紹賈克:“他不只是我最特別的朋友,他還是世界上最厲害的潛水高手之一。”

恩佐身上流露出來的,是英雄惜英雄的豪邁。

爽朗熱情的恩佐,發現賈克還是沒變,害羞寡言,於是恩佐自問自答一直講。賈克第一次戀愛,恩佐經驗老道,正好可以當愛情顧問,後來賈克失戀,對恩佐發飇,恩佐承諾照顧賈克,帶他一起去工作,好讓賈克忘了失戀。

一個好朋友、好兄長,可是,恩佐還是那個不服輸的恩佐。他找回賈克,同時也註定他們往後一直持續不斷的競爭,比賽誰能夠潛入海底更久、更深。

海洋的深度沒有極限,可是人的身體,卻有天生無法逾越的極限。比賽誰跑的更快、誰跑的更高,速度可能有極限、高度可能有極限,選手可以一直去挑戰,即使不成功,也不打緊,只是紀錄一直沒有被打破而已。但是潛水比賽,卻又是另外一回事,當深度到達一個極限,如同電影裡面勞倫斯所說的:挑戰打破紀錄,只是自殺。

如何說服17次打破紀錄的世界冠軍,不能再比了,再比下去只是自殺?尤其,那個人是電影裡的恩佐?

再比下去只是自殺?尤其,那個人是電影裡的恩佐?

最後一次的比賽,恩佐在希臘海邊彈鋼琴,他也隱約感覺到那個深度,有死亡的味道,但是,他從來不懂得什麼叫迴避,他只有往更深的地方潛下去,挑戰是唯一的路。而結局是:賈克只能答應恩佐死前的最後請求,親手把他送到海底最深處,那是他們共同追求的地方、更美好的地方,只是到那裡之後,再也回不來。

這種比賽、這種執著,我本來以為只是電影,不過因為好奇,我上雅虎奇摩,輸入關鍵字:自由潛水。

出乎預料的一些人名和數字:皮平.費雷拉斯(Pipin Ferreras)、162公尺,奥德蕾·梅斯特(Audrey Mestre)、171公尺,魚人勒佛米(Loic Leferme)、174公尺。他們真實的人生、真實的故事,讓我對這部電影的認同和感動,更加強烈。

這些人,都曾有過跟電影中賈克相同的體會吧:“最困難的是當你抵達海底,因為你要找個好理由浮回水面,而我很難找到理由。”

這個體會,可以用來形容自由潛水者,也可以用來形容愛情。

喬安娜對賈克一見鐘情。從秘魯回到紐約,她光是看著雅克的心跳紀錄,臉上藏不住的喜悅。為了雅克,她跟公司謊稱情報,不顧一切到義大利。她跟雅克相處越久,就越喜歡雅克,跟潛水一樣,沉的越深越是迷人、越是找不到回去的理由。

她愛上在冰河裡奇妙潛泳的賈克、她愛上飯店裡泣訴海豚是家人的賈克、她愛上電話裡講美人魚故事的賈克,可是這樣的愛,無法取代大海在賈克心中的地位。第一次做愛後,她醒來,找不到賈克,在海邊等到天亮,才等到跟海豚玩一整個晚上的賈克回來。後朲在賈克的故鄉希臘,她為了跟賈克講話,跳進水裡,可是當她跟賈克說自己可能懷孕了的時候,賈克沉到水裡不知去向,喬安娜終於再也受不到,只能在水裡無助的大聲吶喊。

我們都談過戀愛,銘心刻骨的戀愛,當我們遇到命中註定的那個人,肯定是跟喬安娜一樣,不顧一切、往更深的地方沉下去,然後,我們肯定也曾經跟喬安娜一樣,到最後只能無助崩潰的大喊:賈克,有聽到我說的話嗎?賈克!

深深愛上一個人,卻沒有辦法改變他,到最後,喬安娜只能親手送走賈克,放手讓賈克去看看他一心嚮往的世界。

親手送走自己的愛情,就跟賈克親手送走恩佐一樣。

電影最後的字幕,盧貝松說電影獻給自己的小女兒。不過我覺得,這部電影,也可以獻給那些熱愛自由潛水的人,他們活得很不一樣,但是他們活得很自由。

因為他們到過蔚藍大海的深處。

因為他們到過蔚藍大海的深處。

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,网站备案编号:苏ICP备140513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