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小屋

電影《教父》:太危險的世界,要有兩個父親

教父

「這是婚禮的一部份,沒有那個西西里人在他女兒的婚禮上,能夠拒絶任何請求。」

教父這部電影,第一次看,肯定會記得電影是以一場婚禮開始的。

這場婚禮,有兩個情節交錯的發展,一個是陽光燦爛的花園廣場,教父的女兒結婚,爽朗、大家同樂的義大利婚禮,柯里昂夫人在花園廣場很開心的卡拉OK。另外一個場景,是在相對比較灰暗的辦公室,教父和軍師湯姆接受各方請求、幫忙喬事情,基本上,是由教父主導發落下去的。

幾乎所有在電影裡面有一定份量的角色,都出席了這場婚禮。他們進行很多對話、有很多互動。不過我想,應該有很多人跟我相同,第一次看的時候,對於一開始的那場婚禮,很自然的把焦點集中在馬龍白蘭度所飾演的教父,印象很深刻的那沙啞深沈的嗓音:

一個無法拒絶的請求。

沒有馬龍白蘭度,這部電影沒有靈魂——他優雅的詮釋出教父的一代風範。可以這麼說,自從這部電影在1972年上映以來,幫派題材因此成為一個不斷被複製的電影類型。

不斷的有新的老大出現,不斷的有新的英雄產生,但是1972年的這部電影沒有被打倒。教父,是這一類電影的始祖,而這個始祖,一直到現在,還是站在這一類電影的最前面,馬龍白蘭度,依然是最讓影迷們無法拒絶的教父。

一位偉大的演員,肯定是因為電影本身的偉大,才跟著偉大的。

所以我重新再看一次這部電影,想在馬龍白蘭度所飾演的教父之外,尋找這部電影偉大的基因。

第二次看、第三次看,每次看,當然都是從那一場花園婚禮開始。

看到第三次,對於整個電影的劇情已經很熟了。然後,我看第四次,同樣的開場白……

「我相信美國,美國使我發大財。我以美國的方式教養我的女兒,我讓她自由,但我同時也告訴她:不要使家族蒙羞。」

這位女兒被虐待毀容的請求者,願意給教父任何東西,問教父需要多少錢,才可以幫他、還他一個公道。

但是教父並不缺錢。教父需要的是尊敬、還有隨著幫助而來的人情。最後,這位請求者得到教父的祝福,教父要軍師湯姆派個可靠的人,把這件事做的漂亮一點。教父的最後一句話,英語原文是說:不管這個賣棺材的是怎麼想,但我們不是殺人犯。

我本來沒有注意這最後的一句話。是後來找相關資料,才知道這個電影一開始的那個請求者,是殯葬業者,而且重點是,後來教父的長子桑尼被亂槍射死,教父就是要湯姆打電話,讓這個人回報教父曾經給過的人情……

於是我把這些相關的電影段翻出來,對照一下,才發現這個看了好幾次,也沒有發現的細節!

如果不是參考相關資料,說不定我一直都不會發現。

這位請求者,因為女兒被虐待、面目全非,來請求教父幫他主持一個公道。而在這之後,教父自己的長子被亂槍打死、面目全非,教父因為不想讓他的妻子、也就是兒子的老母親,看到自己兒子的屍體是這麼的難堪,所以找來這位請求者——還人情。

多麼精心設想的前後呼應。

魔鬼出在細節。一部偉大的電影作品,肯定是在每個細節都精心設想過了。

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電影,而且各自因為不同的理由,覺得某部電影很好看、很精采。而我喜歡教父這部電影,我喜歡的理由:它是如此的精心設想,以至於完美。

在看了好幾次之後,我注視的焦點,回到一開始的那場婚禮。因為所有這部電影我看到的探討主題,其實都可以在這場婚禮中找到線索,這就是我在這部電影裡,看到的偉大。

教父馬龍白蘭度

幾乎所有在電影裡面有一定份量的角色,都出席了這場婚禮。他們進行很多對話、有很多的互動。

電影裡面,有兩個教父。老教父白手起家,在電影一開始,為女兒舉辦婚禮的時候,權力達到了頂峰。之後不久,老教父就被埋伏受重傷,權力開始下放。接下來,本來不願涉入家族事務的小兒子,在醫院成功而驚險的救了老爸一命。之後,在命運安排和自身能力足夠的情況下,一步一步成為新的教父。

所以這部電影的主角,與其說是老教父柯里昂,倒不如說是新教父麥可。因為電影從頭到尾,就是在描述麥可如何成為教父的過程。而在這個過程中,最重要的轉折是柯里昂教父遇到埋伏受重傷。

在婚禮的最後,軍師湯姆就提到這個人有來電話,軍師建議下個星期一定要安排面談。老教父就是因為拒絶毒販索拉索合作的請求,才會被索拉索設計埋伏的。

老教父拒絶的理由,是毒品很危險,他不想碰。

不過,我回想起電影一開始,老教父為什麼想拒絶那個殯葬業者的:因為不受尊敬。

在幫忙別人的時候,是如此,在和陌生人談合作的時候,更應該是如此。

而索拉索在會談中是怎麼提合作的:唐柯里昂閣下,我需要一百萬的現金,我需要你口袋裡的政客名單。

即使長子和軍師都認為毒品暴利、很好賺,不做其它家族還是做,但是教父還是必須當場拒絶索拉索的請求。不僅僅是因為索拉索完全沒有表現出尊敬,更是因為教父隱約覺得這件事不單純,索拉索肯定是已經和其他家族搭上線了,後台夠硬,才敢一點也不「尊敬」。

雖然教父馬上安排個臥底,要查清楚這個索拉索的底細。但是教父畢竟晚了一步,其他家族跟索拉索已經夠熟了,熟到可以將計就計,直接把這個臥底的給作掉,同時還設計埋伏柯里昂教父,然後再把軍師湯姆綁架威脅。

這是電影中黑幫的高級手段,要避免有什麼風吹草動、打草驚蛇,幹脆就一次全部解決。

後來麥克當上新教父之後,隱忍、等候多年,終於在最後絶地大反攻,不僅把這招學起來,而且用得更狠、更徹底。

不用會談、不用綁架,直接一次殺光肅清。

在這裡,我想回來談談柯里昂教父安排的這個臥底:路卡布拉西。

在婚禮中,路卡布拉西並沒有在請求人的名單中。他只是單純的因為受邀而感動,想當面謝謝教父。他自己一個人坐在角落,非常謹慎的自言自語,在演練見教父的時候要講的話。

身型很高壯,舉止卻有點猥瑣,詭異到嚇到在一旁和麥克吃東西的凱。

這樣的一個人,只希望給教父一個好印象。而當教父真的找他來、給他事做的時候,是要他去臥底。很危險的工作,他沒有拒絶,畢竟這是幫教父做事的好機會。

結果是,他死狀很慘的與魚同眠了。

這個,就是在黑社會做事情的處境。老板丟工作給你,很多是要你去送死的,如果能夠大難不死,回來才可以升官發財。

有工作做,是很危險,但是沒工作做,卻是很痛苦。

特別是當你一心期待能做一些什麼的情況下。

婚禮的男主角、教父的女婿卡洛,肯定是一心期待,能夠做些什麼的。連軍師湯姆在婚禮快要結束的時候,都主動詢問教父:是否要安排給女婿什麼重要的工作。教父的指示,是可以讓他們過好日子,但是不要讓女婿參與家族事業。

期待落空,本來卡洛也接受,畢竟他本來出身就不怎麼富裕,能夠有個不錯的生活就好了。

一直到教父遇刺,權力開始移轉到長子桑尼身上。卡洛開始又有期待,他在餐桌上提出來,覺得自己可以幫很多忙,想跟桑尼還有湯姆談談,被桑尼很不屑的當眾拒絶,因此憤憤不平。

家族失和,被敵人趁機滲透,埋下日後悲劇的種子。

卡洛的這些心境轉折,導演柯波拉在電影裡面,是很迅速的以一次家族餐敍帶過,雖然很短,但是交待的很完整。

電影裡面的人物很多,但是柯波拉儘可能的在兩三個小時的時間,交待好每個人物的心境歷程。因為在黑社會的人,生活在一般人看不到的地方,但是他們跟一般人一樣,出於種種動機做這件事、做那件事,導演很明白,這是可以讓幫派電影變得有深度的地方。

雖然導演力求讓故事很精彩、而且很合理的進行,但是電影中還是有一個地方,讓我覺得很突兀,就是長子桑尼被亂槍打死的悲劇。

婚禮中,桑尼跟女賓勾搭,找個房間辦事,被軍師湯姆抓包、教父柯里昂挖苦。

後來桑尼因為接到電話,妹妹被家暴,一時衝動行事,因此被敵人逮個正著。

很多人的反應是桑尼脾氣暴躁,這個結局只是剛好而已。

但是我看了電影很多遍,也看了桑尼這個人很多遍,實在不這麼認為。

就拿教父剛被埋伏,重傷住院,那一段可能最慌張的時期來說,桑尼表現得很好。麥可執意要單獨去醫院看教父,桑尼暗地還是交待派人跟著,索拉索再次佈局要在醫院狙殺教父,桑尼完全忍不住要不顧一切的時候,還是可以聽得進去軍師湯姆的分析,而最後麥可能夠成功在餐廳幹掉索拉索和警官,很關鍵的是桑尼在警局佈好線,很確定是那個餐聽會談的。

從上面的幾件事來看,桑尼這個人雖然有小瑕玼,但是也不至於死得那麼突然吧!

如果會死,我倒是覺得因女人而死比較合理。畢竟他在婚禮中也按捺不住,這個是導演刻意描寫的。後來風聲鶴戾的時候,桑尼照樣去找女人,可是在安全方面做得很周到,他很清楚情況很危險。

怎麼可能後來因為一通電話,就出門送死呢?

我唯一可以給自已的解釋:因為他是西西里人,而西西里人什麼都可以忍,就是完全沒有辦法忍受家族的人被欺負。

桑尼因此而死。從康妮歇斯底里開始、卡洛家暴抽皮鞕、到桑尼被足以掃殺一百個人的機關槍打成蜂窩,這一段實在是太瘋狂了,是我電影裡最不想看的片段,我到後來都直接跳過。

回到西西里人無法忍受家族的人被欺負這件事。長子桑尼沒有辦法,同樣,幼子麥可也沒有辦法。

麥可在家族裡面非常特別,他是單純以美國的方式教養長大,上大學,還代表美國參加二次大戰,是戰爭英雄。

以家族長老克雷曼沙的話來講:「你知道嗎?麥可,你是個戰爭英雄,我們都以你為榮,你父親也是。」

在婚禮上,軍師湯姆、哥哥弗雷多遇到麥可都很開心,因為跟麥可相處,沒有黑幫家族的壓力。如同麥可自己跟女朋友凱所強調的:「那只是我的家族,但不是我。」

但麥可骨子裡還是西西里人,父親被刺殺重傷,完全沒有辦法忍受。

他自願放棄乾淨光明的未來:參議員柯里昂、市長柯里昂等已經在路上的未來,為了父親、為了家族存亡,一次射殺了一個大毒販跟一個紐約警官,流亡義大利。

電影中我最喜歡的段落,就是麥可流亡在西西里的生活。在這部幫派電影,從頭到尾都是令人無法喘息的壓力,只有麥可在西西里的時候,看電影的人可以跟著麥可,稍微遠離那個是非之地。

他在那裡認識的西西里女孩艾波洛妮亞,最後結婚了。在新婚之夜,艾波洛妮亞向他展示的純潔胸部,其實也是向他展示:人生也可以是如此。

但是,自從麥可開了第一槍,就已經一腳踩進江湖。即使他大遠老跑到西西里,還是一樣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麥可在西西里一路陪伴的保鏢背叛,毫無預警的在車上放了炸彈,艾波洛妮亞代替麥可而死。

在江湖裡只有不斷的前進、更強更大,隨時保持警戒,才能夠保護自己,而且更重要的是,才能夠保護家人。

在老教父唐可里昂的安排下,麥可回到美國紐約,拐了一個大彎之後,最終還是走到教父的位置上。

父與子

在電影的最後,麥可殺了卡洛,他的姐夫、他教子的父親。麥可也許殘忍,但是,如果不是卡洛、如果他的大哥桑尼沒死,也許,麥可還有可能不必走上不歸路。

跟麥可一起走上不歸路的,是他的妻子凱。

電影的最後一幕,凱很堅持的問麥可:是不是真的殺了卡洛。麥可在非常生氣的情緒下,撒了個謊,在凱的面前掩飾真實的自己。

而我,又回到電影一開始的那個婚禮。凱很堅持的問麥可:他父親是怎麼幫忙暢銷歌手強尼的。那個時候,麥可其實可以很輕鬆的撒謊的,但是他很坦率的讓凱知道自己的家族背景,因為他可以跟凱強調:那跟自己沒有關係。

凱是美國女孩、是幼教老師,她可以是很合適的參議員夫人、市長夫人,但是她沒有辦法接受當一個殺手的妻子。西西里女孩艾波洛妮亞可以,但是她已經死了。麥可需要一個妻子,所以即使他因為安全的顧慮,很多年沒有跟凱連絡,他還是突然的又出現在凱面前。

凱很愛麥可,選擇相信麥可。不過這個婚姻,已經註定是無法契合了。電影結束於關上的一扇門,這一扇門,不但在形式上隔開了麥可和凱,也在精神上,永遠的隔開婚姻中的兩個人。

這部電影,不可思議的將很多的人心曲折,在兩個多小時中表現出來。我想講這部電影,就逃不開這些曲折,在電影中有太多可以提的,而我也講太多了。

我想純粹的回到電影本身,談談導演是如何用電影鏡頭,講這麼多故事的。

婚禮結束之後,軍師湯姆到好萊塢提出無法拒絶的請求。

一個一個由遠而近的融焦鏡頭:豪宅游泳池、小天使雕像、指向房間的莊園階梯、金碧煇煌的臥室、棉被上的血跡。

一開始,我還以為電影大亨只是死了。但是隨著大亨把染血棉被,疑惑的一翻再翻,鏡頭才帶出那個被出草的名貴馬頭。

很可怕。

鏡頭又回到遠景的游泳池豪宅,伴隨著電影大亨淒慘的叫聲,融焦回到唐柯里昂的臉部特寫……

這就是教父口中輕描淡寫的、無法拒絶的請求。

除了這個場景之外,我還很喜歡麥可在醫院守護父親的那一段。

在這個醫院場景,導演不再使用融焦技巧,而是在這個密閉空間裡,透過鏡頭快速的切換和靜止,帶出暗殺的懸疑緊張感。直到麥可緩緩的推開門,發現教父安全的躺在病床上,觀眾才跟著麥可一起鬆了一口氣。

然後是護士突然間從後面闖出來:「你在這裡做什麼!」我還是被嚇了一跳。

這個醫院場景營造出的氣氛,實在是太像我最喜歡的Play Station恐怖遊戲:沉默之丘。

附帶一提,沉默之丘的經典場景,也是在醫院呢!

遊戲中,有那麼多的怪物,讓人覺得很恐怖。柯波拉不需要怪物,一樣可以營造出恐怖的氣氛。

實在是太厲害、太經典了!

最後一個我不得不提的鏡頭,是在麥可犯案之後,電影如何交待之後持續進行的黑社會火拼:

導演不直接拍出火拼的場景,而是一個個更緩慢的融焦鏡頭:報紙的新聞標題、黑白照片、酒吧裡的爵士音樂、報社裡趕稿的記者、在小旅館休息的長老克雷曼沙

如此交待黑社會火拼,如此的優雅。電影的風格,跟馬龍白蘭度所飾演的教父一樣。

電影最後的高潮,是新教父麥可崛起的關鍵。

導演安排麥可在教堂成為姐姐康妮新生子的教父,在神父主持下的儀式口白中,同時交錯麥可一次殺光肅清家族所有敵人的過程。

麥可不但成為宗教形式上的教父,同時也成為黑社會裡實質的教父。

在西西里俗語裡面,是這麼理解教父的:

這個世界太危險了,孩子必需有兩個父親才行。

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,网站备案编号:苏ICP备140513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