芭比娃娃




想寫個有點恐怖的故事,我參考網路的一篇文章,是關於眼珠會轉動的雕像。

然後我開始放任右腦儘量的跑,看想像力能跑到那裡。

構思完成,我的靈感開始於那篇文章、結束於長牙齒的日本娃娃。

好,來寫個眼珠會轉動的布偶好了。

下筆,寫完,就是這一篇文章……

還真是恐怖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芭比娃娃

芭比娃娃

每次去家教,小娟在寫練習題的時候,張靜坐在書桌椅子上,有點無聊,就喜歡看一眼床上的那個芭比娃娃。

第一次來家教的時候,看到那個芭比娃娃,張靜很興奮。

芭比娃娃!

每個女孩子,小時候都有一隻芭比娃娃。張靜看著那個芭比娃娃,想起這麼一句話。

是聽誰講的?還是在報紙上看到的?

張靜的童年,從來沒有過芭比娃娃。她自己沒有想過,當然也沒有跟爸媽要過。

可能她有自知之明,知道家裡環境不好,所以潛意識裡催眠自己,不需要這種東西。要不然,她大學雙主修,每天幾乎滿堂,一個禮拜還兼了三個家教,為了什麼,累死了!

「老師,你好像很喜歡那個芭比娃娃。」寫完練習題,小娟問,將張靜從思考中叫回來。

「咦!你寫完了?是的,我在電視上、新聞上有看過,今天,還是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芭比娃娃。」這個小娟,寫完了也不講一聲,張靜心裡嘀咕。

「呵,怎麼會用活生生來形容,老師小時候沒有玩過嗎?」小娟臉上微笑,張靜看了小娟三秒鐘,不怎麼喜歡這個問題,跟小娟臉上的微笑。

「沒有,我對這個東西不是很有興趣,只是覺得新鮮,看看而已。來吧,我們寫下一題。」張靜決定結束這個話題。

那脖子也太細長了吧!還有那手臂、那腰身……一點也不真實。回家的路上,張靜忍不住的想小娟床上的芭比娃娃。

然後,又是每天滿堂的課跟晚上的家教,張靜沒有再想過那個芭比娃娃,即使是星期三小娟的家教,也沒有注意過那床上有沒有芭比娃娃。

今天,張靜走出中會期中考的教室,整整三個小時!

有些同學,一臉輕鬆,提早交卷,而她,一直到助教說了第二遍的:“時間到,請停筆,後面的同學收考卷。”才把考卷讓給收考卷的同學。

奮力掙扎到最後一秒,走出教室,是解脫,也是惶恐。因為那個教授是有名的大刀手,而她自己交出的考卷有很多題畫個星星……,表示是亂猜的。

「喂,張靜,考得怎樣?」她的死檔拍從後面突然拍她的肩膀。

「別再說了,我已經做好明年再來一次跟被擋修的最壞打算。」張靜苦喪臉。

「這麼慘,又不是世界末日,開心一點,芳儀她們約好要去唱歌慶祝一下,慶祝這個跟大學聯考一樣可怕的中會考,終於結束,無論考試是好是壞,一起去吧!」

「我也想去,可是我晚上有家教,你也是知道的。」張靜皺眉。

「跟搶錢一樣,請個假吧,難得。」

「我也很想,可是不行啦!今天我期中考,我的家教學生也是上星期月考,考卷這禮拜會發下來。我是家教老師,學生成績好,我要負責的,所以不能不去,總要瞭解一下,到底考得怎樣。」

「好吧,祝好運!」

「881!」

看著同學的背影,張靜很想追上去,很想跟著去唱歌。

不是因為今天剛考完中會,而是因為,今天是她的生日呀。上大學以來,她的日子,就在滿堂的課跟三四個家教中……飄過,好不容易的六日,也是到宿舍的自修室看書,沒有社團,也沒有交男朋友。

平常,張靜倒也覺得還好,她很享受這樣的生活,因為她知道,畢業後,有個光明的未來在等著她。只是今天,實在被可怕的中會一擊必殺,備戰這麼久,還是被炸得一塌胡塗……

很想去放鬆一下,今天是我的生日耶,張靜無聲吶喊,可是喊歸喊,還是乖乖的搭捷運,趕著去家教。

張靜下捷運走到承德路的巷子,忐忑不安,到了家教學生門口,按對講機上的門鈴。

拜托,考好一點吧小娟,張靜心裡想。

「老師,你來了呀,小娟,趕快開門,老師來了。」跟往常總要枯等個幾分鐘完全不一樣,很快就有人回應。

是小娟的媽媽,對講機的那一邊,很開心的語調,張靜在心裡喊一個很大聲的“耶”。

應該考得不錯吧,這幾個禮拜不算白教!

「老師,你教得很好耶,小娟這次月考,英語成績了很多!小娟,要好好謝謝老師!」

「老師,謝謝!」

「不會啦,小娟自己也很用功,不然,我教得再好也沒有用。」看著小娟媽媽和小娟高興的樣子,張靜緊繃的心情一下子放鬆。

果然是我的生日,總算還有一件好事發生。

上課的時候,小娟心情不錯,得意寫在臉上。

快九點了,張靜準備結束今天的教學,小娟收好筆盒,說道:

「老師,你今天都沒有看一眼床上的芭比娃娃。」小娟一臉神秘兮兮。

「哦,對呀,我都忘了你床上有個芭比!」張靜不知道小娟突然提這個幹嘛。

「我拿給你看。」小娟一邊講,一邊走到床邊拿那個芭比,而且,還從床頭拿來一個芭比娃娃的外裝盒。

「你看這個芭比很好看吧!這個可是去年暑假去日本買的。那時候想說很難得,買了兩個。」小娟把那個床上那個芭比遞給張靜。

「真的好漂亮!」張靜接過那個芭比,摸摸她的手、她的連身長裙,忍不住讚嘆,想起第一次看到這個芭比,還酸酸的覺得她脖子太細長、腰身不真實,就覺得好笑。

「好看吧!」小娟可得意了。

「這是她的包裝盒嗎?連包裝盒都這麼精緻。」張靜注意到小娟放到桌子上的那個盒子,一看就是很明顯的包裝盒。

「那時候,在日本買了兩個,一個,就是你現在手上拿的,另一個,一直沒拿出來過,就在這個盒子裡。」小娟解釋。

「哦!」張靜嘴上應聲,但是心裡奇怪,怎麼突然提這個。

「老師,這個芭比送你,謝謝的家教,我的英語才會考得這麼好。」

「不…用了,我來當家教,你考得好是應該,不然我這個家教老師當假的呀。」

「老師,你今天生日吧。」

「你怎麼知道?」張靜心裡一陣驚訝,然後是一陣溫暖。

「媽媽跟我說的,這個芭比娃娃當作老師的生日禮拜,也是媽媽提議。當初你第一次來教我,看到床上的芭比娃娃,說你小時候都沒有過芭比,我之後就有想過,把多出來的送你當禮物。我跟媽媽講的時候,媽媽也說不錯,只是覺得突然送禮物很奇怪。今天,我拿到考卷,成績很好,媽媽很開心,她說想起來,今天剛好是你的生日。你教的好,生日還要來幫我教書,所以媽媽就說把這個芭比當你的生日禮物,你應該會接受的。「小娟很開心的一直講。

「嗯,只是,這麼昂貴的禮物,不好意思收……」終於等到小娟講完,張靜想說的,其實很簡單,這個生日禮物,來得太突然了,怎麼收得下。

「還沒上完課嗎?」小娟的媽媽走進來,「哦,老師,那個禮物你就收下吧,以後,小娟還要請你多多照顧。」

「呃……」張靜想要堅拒,可是看著小娟和她媽媽,想到自己下午剛考完中會時的苦悶,覺得自己心裡有一塊很柔軟的地方,現在完全被釋放出來……

「好吧,這個禮物我就收下了。以後……我會好好的上課的。」張靜儘量抑制住胸口的顫抖,她怕自己哭出來。

離開小娟家,坐在捷運上,張靜緊緊抱著那個裝著芭比的盒子。

這是最好的生日禮物,她心裡重覆這句話。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短篇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