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贊小屋

可怕的鷄腿飯(4)(完):兇運的傳遞

可怕的鷄腿飯

本來以為沒事了,胡思的胃,到了下午又翻攪起來。

買過木瓜牛奶嗎?看過果汁機攪木瓜嗎?有的話,可以閉上眼睛想像:胡思的肚子是果汁機,中午吃進去的那碗鷄腿飯是木瓜,攪、攪、攪。

那個鋼鐵般堅靭的攪,一整個下午不放過胡思。厠所的衛生紙都被用完了,胡思又不好意思跟總務要,只好拿 自己背包裡的面紙。坐在旁邊的阮翔,注意到胡思進進出出好幾次,而且每次回來的臉色,一次比一次差,他早猜到什麼好事正在發生。

下午四點多,胡思再一次從厠所回來,肚子明明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洩,卻還是得在裡面蹲。因為還有感覺,深怕隨時會拉出湯湯水水的,胡思不想那湯湯水水,拉在褲子上丟臉,所以他還是掙扎的到厠所蹲一下為妙。

整個人輕浮浮的飄了回來,胡思才剛癱坐在位置上不久,阮翔走過來:

「這是第六次了。」阮翔伸出右手比出六的手勢。

「呃、呃,是嗎?你……一次一次數了?還真是閒功夫。」胡思心裡暗暗切了一聲,眼前這個人,根本是來存心消遣的。

「沒事吧?要不要叫個救護車?」阮翔問,兩手叉在胸前,表情認真。

「還可以,肚子疼,多跑幾次厠所就好了。」胡思的聲音很虛弱。

「我就在旁邊,真的不行的話,記得叫我一聲。雖然我個頭小,但是背你到厠所,還是沒問題的。」阮翔推了一下眼鏡。

「不用了啦。我寧可拉在褲子,也不用你背。」胡思手揉揉肚子,再也不想、也沒有氣力再跟阮翔抬摃。

阮翔見胡思再也不瞧他一眼,只好無趣的走了。胡思看著阮翔的背影,恨不得把阮翔給丟進果汁機裡面也翻攪幾下,讓他嘗嘗那滋味。

那天回到家,胡思什麼也沒做,只是在床上翻轉,好不容易睡著。睡了一半,肚子又開始翻攪,胡思給攪醒,到厠所折騰半個小時,終於再躺回床上,可以繼續賴在床上,身體很虛弱,不久才又幸福的睡著。

早上起來,身體還是有點虛。胡思本來想請假的,可是想到月底快結帳,辦公室桌上還有幾疊採購件沒處理,今天是星期五,沒把那些案子結了,到了下禮拜,又會把進的東西進來,這樣這個月的結帳可能會有問題,想了想,還是決定到公司。

一到公司,打開郵箱,有一封信特別顯眼,寄件者:陳機,胡思腦袋轉了一陣,想起陳機就是那天帶他去吃鷄腿飯的人,記得他說自己的資訊部的。那封信的主旨是很多的轉載開頭(FW:FW:FW:……),胡思很好奇的點選那封信,電腦彈出一個新視窗,信件的內容如下:

Dear:

想必尊下這幾天,恨不得胃是鐵打的吧!我是過來人,也是被折騰出來的,那種整個胃被丟進洗衣機攪的那種痛,我懂。

當然,寫這封信,不是安慰你的,安慰你沒有用,我是要教你怎麼走出來的。

方法很簡單,那種胃痛,跟感冒一樣。感冒怎麼好的?看醫生吃藥嗎?不是,其實大伙開玩的時候總說:只要把感冒咳給別人去,自然不藥而癒。雖然是玩笑話,卻是屢試不爽的經驗之談。我們那天吃的鷄腿飯,就是會傳染的胃病。

我之前因為別人介紹,吃了那碗鷄腿飯,得這個兇病。然後因為介紹給你吃了那碗鷄腿飯,把兇病傳給你了,我就自然不藥而癒了。

尊下是聰明人,應該知道該怎麼做了吧!

不要覺得愧疚,這封信不知道傳了幾百次了,就跟感冒一樣,傳來傳去,不會死人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胡思讀完信,腦子裡轟轟響的,才剛要把這封信的視窗關掉,就看到阮翔站在前面:

「身體還行吧!我今天沒帶便當,這樣唄,我們一起去外面吃,你有什麼事,我好照應一下。」

「……,我介紹你一家好吃又便宜的鷄腿飯。」

「OK呀,真的便宜又好吃?」

「保準你過癮。」

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,网站备案编号:苏ICP备140513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