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盲(2):活木乃伊




高雄蓮池潭萬年祭

發現那個女人、那個該死的女人,他恨不得奮力一跳,踩過廣場上一大群無聊人等,直接噴射到那個女人身邊。無奈,廣場上的人,如一鍋子螞蟻的萬頭鑽動,大家身體黏來黏去,不要說跳,連往前走幾步路都不是那麼容易。他只好耍賴,有縫就鑽,仗著自己人高馬大,硬是撞出一條路。

一路撞開走了一段距離,眼看快接近那女人。突然一個老人,身形瘦小、黑衣墨鏡,兩只腳一根拐仗的側身橫在他面前。這一路上,他明推暗撞的閒雜人不知凡幾,還沒有遇過這等奇模怪狀的。他先是傻眼頓了一下,但馬上回神,而且更加的惱怒,他一心張狂,不但作勢伸手就要往前推,嘴巴也大聲嚷嚷。

一切出乎預料。他手還沒有伸出去,那個老人自己轉過來,一根拐仗拄在前面,穩如泰山的立著。

他這才看清楚老人的臉。那是一張木乃伊的臉,因為戴墨鏡看不到眼睛,只看到一條一條深不見底的皺紋、從眼角邊一直垂到嘴角,嘴巴裡沒有牙齒,整個裏成一團麻糬、一團會喃喃自語的麻糬,唯一可以稱之為正常的是鼻子,光滑的三角錐體,可是,應該這麼說:那鼻子配在那張臉上,正常的有點詭異,不禁讓人懷疑是人工美容裝上去的。

那老人那張臉,毫不畏懼的擋在他前方。他張大嘴巴吃了一驚,原來伸出一半的手,急收回來,無奈身體重心已傾斜,他連忙把前傾的身體往後抽,熟料,廣場上的人是一個挨一個,他身體後抽馬上就撞到人,被彈回來,所以失去重心,他一時間穩不下來,怕跌倒,本能反應的一把抱住那個老人。

電影院看木乃伊復活是一回事,博物館看木乃伊乾屍是一回事,廣場上和活木乃伊抱在一起,又是另一回事。

他三生有幸,跟活木乃伊相擁。

一隻黒衣墨鏡、拄拐扙、嘴巴一團麻糬的活木乃伊。

廣場上充斥各種食物的味道:燒烤雞腿味道、章魚小丸子味道、炸蚵仔酥味道,可是他現在聞到的是:不洗澡自動散髮出來的那種汗臭味,是晚上三四點睡在火車站的流浪漢味道。而且他角度剛剛好,零距離接觸那老人的臉,一整個令人作嘔的臉,他跟觸電一樣,用力抽出手按住那老人的臉,要將臉推開。這時候,他才顧不得那人有多老、顧不得那老人會被推倒在地滾幾圈。

柔道,是一種常常兩個人抱在一起的格鬥技。太極,是一種近距離借力使力的拳法。那個老人,像是混合這兩種武功一樣,兩腳如山不動,一手拄著拐仗,另一手掌卻迅速接下他推過來的手,輕推拉送,消化掉一股惡力之後,順著力道抓他的身體,將他的臉帶向前,就帶到自己的嘴巴上。

他整個人痙攣,大聲慘叫,因為他感覺自己的眼睛傳來一陣冰涼,那種冰涼感,跟草叢里的一條毒蛇一樣,他很快反應過來:

那老人竟然在舔自己的眼睛,麻糬一般的嘴巴伸出舌頭,吸、吮、吸、吮,老人在舔自己的眼睛。






當前文章延伸閱讀:
誌異小說